[剑网3电竞/羊花][词青]尚青春者不应提曾经

[剑网3电竞/羊花][词青]还尚青春的人不应总提曾经


*剑网3主播电竞圈 柳词歌妤/方青砚

此处应有长达3000字的RPS相关需知(并默认已读)

不过,我真的都是胡扯的。

 

一、

忘了那时候是要出什么,世界频道在刷“我是齐天大圣,正在大闹地府。给我280块我把你从生死簿上划掉。我不玩剑网3也不知道新限量,大家都是一个花果山出来的也算是一家人,能让你长生不老就让你长生不老。”

群里在刷,方青砚也跟着复制了一遍,柳词看到,对他说:方青砚你不是要写作业,怎么又在看群;还有,哪有你这么菜的猴子。

方青砚很生气:你妈,我怎么就菜了。

柳词等方青砚写完作业跟他打竞技场,慢悠悠地说:好好好,你不菜,我最菜,好吧。

方青砚说我作业写完了,刚写完才看的手机。

柳词说真的假的,你没抄答案吧小伙子。

方青砚说我没抄!你不信我拍照你看。

柳词说要不你把答案撕下来寄给爸爸,爸爸帮你保管。

方青砚说不要,答案我留着自己对,哎我刚对一下正确率好高,牛逼。

柳词说赶紧写完了就上线,爸爸等你等得竞技场都要关门了。

方青砚说那我说先打我再写作业你也不让啊。

他开了电脑,先上了YY再进的游戏。柳词在里面挂了挺久了,他一来就说:你作业真写完啦?

我真写完了!

他心里就不高兴,还没开始打呢就挨冲。心里带着气,打得也不是那么顺。结果他们说着说着就开始打,打着打着就开始吵,柳词吵得很憋屈,他等了方青砚好几个小时,好不容易等上线了又开始吵架。

柳词不想吵架,于是他就不说话。

又输了一把退出来,方青砚就生气:我他妈,这辈子最讨厌两件事,一件事:打竞技场输。

柳词还是不说话,他又说:输就算了,还不说话,输都不知道怎么输的。

方青砚在那叨叨叨,他不停下来柳词也不排队,等他叨累了不叨了,柳词问:还有一件呢?

“什么?”

“两件事,还有一件呢。”

“还讨厌你不理我!”方青砚吼了一嗓子。

柳词说:吵架输赢,不在于嗓门大,好吧?

方青砚还要BB,柳词又说:你还没成年呢就这辈子了,你懂什么呀?什么就这辈子啦?

他讲得方青砚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憋出来一句:你他妈你这人……

欸。柳词说:吵架就吵架,不要嗓门大,不要带脏话,儿子别讨骂。

方青砚笑出声:你跟我对对联啊。

柳词也没笑,语气跟刚刚一样,严肃中带点凶巴巴。他一个宁波人,说话莫名带着新疆口音,阿越开玩笑说他是烤羊肉串的。这位烤羊肉串的和谁打都笑嘻嘻的,就是一言不合就要喷方青砚。

方青砚以为柳词还要骂他,只听柳词凶巴巴地说,横批:孝顺爸爸。

 

方青砚想说这你他妈,想起来柳词不让说脏话;想说我操,发现我操也是脏话。他意识到他一个高中没毕业的未成年人,有限的词汇量陷入了瓶颈,一句话哽得上不来下不去,实在很憋屈。

柳词说:我给你两分钟,你冷静一下,我再排队。

方青砚哦了一声,乖乖跑去洗了把脸。

柳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还治不好你。

他就坐在那里等着方青砚回来,听到他没关自由麦,在耳麦那边,咚咚咚跑过去洗脸又咚咚咚跑回来,不知道撞到了什么咚的一声好响喊了句哎哟我操。

柳词就在耳麦那边笑出声了,自己嘀咕了一声说儿子就是可爱啊。

 

方青砚的确是脾气不好。

在旁人看来,他像是生死簿上划掉的名字,带着一点性格缺失。他游走在这个人间,被迫特别残酷地通过“被骂”来认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确是非常残忍的一种生活体验。

而且绝大多数骂他的人,方青砚都并不认识;人们对着陌生的人或事,也从来不吝啬自己的恶毒与苛刻。陌生人模糊了面孔虚化了名字,只留下一张张恶从口出的嘴。

其实他们所有人教育的方青砚不该这么做,也没有柳词来的狠决。

柳词最终,还是不理他了。

 

二、

方十八的某个周末补课,用手机跟柳词说好无聊哦,好想玩游戏哦。

柳词说那我开个直播,你看我玩好吧。

方青砚说滚吧你那么菜谁要看你。

柳词说方青砚,你讲道理吧,你开直播的时候,你问问多少人是看你的多少人是看我的。

方青砚说也可能是看花老师的咧。

柳词说呵呵呵,反正没人看你这个菜比花间。

 

方青砚以前问过他,柳剑神自己为什么不开直播。

柳词说哈哈哈,我开直播,那大家不都来看我了吗?谁还看你呀。

方青砚说你快拉倒吧,这我,我他妈,我的粉丝……

他不知道说什么,把柳词笑得不行,柳词说你自己就改名叫柳剑神直播头号粉丝好啦,不要害羞。

方青砚说我去你的。

柳词说不粉爸爸,你还想粉谁?不许。

方青砚说我粉我自己!国服第一花间就说你服不服。

柳词都快笑死了:什么第一花间,切磋南风的第一花间吗?

 

后来方青砚说了什么,他自己都忘了。反正不是你他妈就是我操你妈。他们游戏外的聊天总是非常幼稚,绕不开爸爸儿子你妈我妈这样欢乐一家人的话题。

等柳词真正开直播以后,方青砚坚守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看柳词直播的底线。柳词开直播和不开直播两个样子,开直播的时候他特别一惊一乍,一点小事都要惊呼我操怎么肥四!在判断问题时常仿佛失去一部分记忆,然后陷入亘古的寂静与沉默。

他还特别容易入戏,新疆奥斯卡欠他一座小金人。

方青砚第一次看他直播的时候,心想这他妈是在骗小姑娘吧,我告诉你们柳词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人。我要是自己发挥不听他指挥把大技能交了,他能把我喷的妈都不认,就好像我除了清心没一个技能用对……

他在那自顾自的BB,才终于想起来,他已经没什么立场,再向旁人介绍柳词歌妤了。

 

于是他关了直播,坐了挺久,又上了号,送了两条烤鱼。

“不行,儿子直播爸爸要发红包的。”

他还没忘记应该上小号。

 

这之后,他看柳词直播也渐渐放下了防线,多了起来。

柳词正经打排名的时候都不开直播,他自己也说,开直播打的时候总是不能好好打。柳剑神在这种时候,又变回了那个活在别人直播间的柳剑神,但是他在别人直播间里穿来穿去,谁也失去了那个后援会头号粉丝的头衔。


有这么一种玄学,如果你想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说不定也在想你。

你想的越频繁、时间越长,那个人就算是偶尔想起你,也总有那么一两次、几分钟,你们互相想起彼此,

便也无非是一种两情相悦。

 

三、

平均延迟200+的北美复仇者联盟建队了,志向很远大,要让郭炜炜包他们所有人的机票。

方青砚勤奋起来,为了时差早上六七点爬起来打竞技场。他一有了既定的目标,就又格外容易较真,打着打着很常不高兴。

有一种情绪叫“我知道我或许不该不高兴但是我不高兴是我控制不了的”,他一发起脾气来就跟小孩子似的,拍桌子摔东西。即使在大多数人看来,“输竞技场”是那么常见的一件事情。

国外延迟又高,掉线和突然飙红卡顿都是正常事,说实在的非常磨人性子。最开始就算有再豪情万丈的雄心壮志,被漫长的过图也磨灭了兴趣。

他那点耐性也被磨没了。

队友问方青砚:不是吧?你还真想打海选赛排名进种子队啊?

他一下就怒了,说当初要打的也是你们吧?要打不就打八强,不去线下有什么意思?

队友被挑了点火,想想他这人就这样,也没再说话。

方青砚自己在那冷静了半天,说算了吧,今天不打了。

他要下线退YY,觉得自己很奇怪,玩的又不开心,为什么还要玩。不去线下好像也不会怎么样。他想了半天,给队友道了歉,说自己今天一直卡一直输打得比较暴躁,对不起对不起。

对方知道他说话直来直去,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就说没关系。


然而没关系,是我不在乎你做了什么,并不是你真的伤到我了需要我原谅。

和他对柳词说的那句“对不起”不一样。

 

那时柳词说:没带气花的梦想拿到冠军,怪我自己手背抽的垃圾签。

方青砚当时说这他妈肯定怪你啊。

他们吵架甩锅,柳词心里烦了的时候就把方青砚YY拉黑了。方青砚气得不行心想我还没拉黑你呢你怎么拉黑我啊,于是把他别的方式也全拉黑了。

后来还是好心的中间人,去问柳词说你要不要跟方青砚打竞技场,方青砚加了你好多次你都不理他。

柳词说随便吧。

那人又去跟方青砚说,柳词想跟你打竞技场。方青砚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开开心心就把柳词YY加了回来。

如今柳词拒绝再理他,如果线下能见面,方青砚有话想对他说。

 

除那句之外,方青砚还想跟柳词说,儿子我跟你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去打大师赛,然后进了线下。郭炜炜请我们吃小龙虾,好多好多人,松哥啊他们,你跟我坐一个桌,你也不理我。阿越贼他妈能吃,小龙虾壳堆得跟山似的把我们隔得老远。

后来吃完了,我们往外走,我把这些年我的事全都讲给你听了。我出国念书成绩也没那么糟,有个老师挺喜欢我的;就是太他妈冷了,冬天零下五十几度……对了气纯挺好玩的,你想打双气的话我们也可以打啊;还有你为什么老在那里插生太极啊!霸刀一个墙加地毯就把我卡柱子里了……

郭炜炜问我有什么梦想,我说我的梦想就是加强花间,还有……然后我就去看你。一回头你就他妈不见了,气死我了,都怪郭炜炜。

我后悔过很多事,比如后悔过那样对过你、后悔过开了直播被太多人知道,甚至后悔过玩了这游戏。

但是我没后悔过选了花间,也没后悔过认识你。

 

其实后面这段话是他瞎编的。

在那个梦里,柳词也没完全不理他。他一个人叨叨叨叨了半天,柳词还是不说话,他也不敢说话,因为他感觉梦要醒了。

然后他听到柳词说,方青砚,其实你以前是个好孩子,是我后来教坏了。

教坏了,所以以后不教了。

就教你最后一课吧。钉子钉在木头上,拔下来也还是会有孔;同样的,伤了人、做错了事、说错了话、后悔了,没什么人会原谅你。别人不缺你这一个朋友,以后别这样了。

 

最后一课了,以后不教了。

 

终、

那么多人把这件事反复强调、捅刀,长好的伤疤又揭开;他们用嘲弄的词语说着方青砚想忘掉的事,说得方青砚现在尽量玩得越来越透明。

也不够柳词再也不理他了这一件事让他记得深刻。

可能柳词最后想,这课让爸爸教,总比以后让别人教了好。

 

他们竞技场再见面,你来我往,笔墨剑光交错。偶尔对视一眼,把陌生当成如今最坚硬的武器。

他队友兰摧玉折说他:你打的这么怂。

方青砚说哎,是有点怂。

他刚回来的时候,在体服玩了个ID方卿砚的花哥。兰摧问他你在体服叫什么,方青砚说就叫方卿砚啊。

兰摧说你真不要脸。

方青砚笑着说我叫我自己的名字怎么了。

他还故意说,哎为什么我单排队友看到我ID都说一句真的假的,打完了就说好像是真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带着点骄傲,带着点炫耀,带着点“快来夸我吧求求你了”的语气,

一如曾经的、意气风发的少年。

 

从前以前,柳词花舞剑阿越的剑藏花,遇到方青砚和落叶听松的策惊秀。

柳词开的奶花,花舞剑大喊对面是不是方青砚!

柳词在这边说就这个B,给我怼!

那边方青砚还在地图频道嘲讽:彩笔奶花。

柳词不理他,最后看着方青砚被打死,对着躺在地上的方青砚说:我这奶花还可以吧。

方青砚哼了一声就要退地图,又看到他发了一句:

怎么样,够给我们的气花奶个冠军了吧。

他退地图的手又移了回来,在地图频道说:那你好好练习的话,可能还有点希望。

这一句因为地图喊话CD,也没说出来;竞技场结束,两边都退了游戏。


上次说的故事,其实并没有说完。

丘比龙吃了太多甜甜圈,飞不起来了。他因噎废食,再也不敢扑着翅膀去接受别人的爱意。这世界那么广阔,他前几年总觉得自己牛逼哄哄的,天高海阔,想带谁飞带谁飞。现在那人还在原来的地方,可是路很远他走不动了。

落下来就是真的落下来了,再自娱自乐也改变不了孤独。

他现在不开直播了,偶尔一个人玩玩小游戏,偶尔活在别人直播间里,对着别人强调你最好不要开直播,开直播也不要写我ID啊。

当年一起开直播的人奔向了各自的人生。有的人前程似锦,有的人黯然离开。在一片欢声笑语人间烟火中,他像个被生死簿上划掉的名字,他们记得他,但他们无法提起、他们闭口不谈。

但他们也从来没有否认过,从前和他在一起也是真的开心。

就好比柳词直播间常放的一首娱乐向剪辑歌曲,避开了他说的每句话,却也没剪掉他的笑声。

 

人不再提了,只有故事还在被某些人念念不忘。

有人说:

都身披利刺的强者适合并肩战斗、适合棋逢对手,适合置身山顶、共同摘夺桂冠供以万人景仰。

唯独不适合相依。

 

—END—


写着写着我都想掐着作者脖子说:我操你妈啊你这人——(青蛙晃头.gif)

“传说丘比龙……虽然有两只翅膀,但因为喜欢吃甜甜圈,导致身体太胖,所以飞不起来”来自原作者的官方设定。

上次说的故事:[剑网3电竞/羊花][词青]阳关

评论(39)
热度(262)
© 一颗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