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敬言/方锐][林方]前度

前度


*原创女主×2,如有不适火速点叉。

*CP的tag,是有深意的【深意个鬼

 

“我们分手/和好吧。”

两边的女生同时开口,关键词却刚好来了对相反。她们在矮墙两边不约而同皱了皱眉头,暗怨自己选错了位置。

 

对面的男友——现在是前男友——神色如常。隔着毫无意义的装饰用草,动作一致地转了转手里的杯子。

方锐捏着管子喝了口巧克力上的奶泡:“呃,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

林敬言没忍住,笑了。可惜这并不是个轻松愉悦的场合,只好推了推眼镜掩饰神情。

 

“当时是我不对。”女生绞着手指:“我太任性……”

天呐,林敬言心想方锐这些年到底遇到了什么。原来还有人能比他还任性吗?

他看了看斜对面的女生,娇小可爱的类型。是方锐会喜欢的对象。

这件事太过吸引注意力,以至于他忘了回应对面那位。

“你又在走神了。”女友,哦前女友叹了口气,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林敬言回过神,盯着面前的茶杯晃出的波纹。

“抱歉,哦,我是说之前的事情。让你不愉快了。”

啊拉啊拉,方锐憋住内心的狂笑。老林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出轨吗?

 

“没有。”林敬言的前女友拢了拢耳边的长发:“你很好,但是……”

“但是我们不适合?”林敬言笑了:“你不用用这种方式——”

“不。你很好,我也很想适合你。但是,我不适合你。”

 

方锐皱起了眉头,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来看。这位可能是个学法律的。这么复杂的逻辑有什么意义吗?

他看了看她,嗯,够白,好瘦哦,蛮高的。好好好,点赞。也戴着眼镜?老林和她接吻的时候会不会撞到?

但是他没法再求证了:他对面的女孩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方锐拿出纸巾:“或许你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在你……呃……找到真爱以后?”

女孩哭得更凶了。

 

你实在太不会讲话了。林敬言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我擦你还是先解决你自己的问题吧。他这微不可闻的叹气被方锐听见了。

 

当时明明是女生告诉他自己找到了真爱的。方锐想。

“我们总是吵架,摔东西。他太大男子主义了,我受不了。我……我很想来找你。”她本来想说我很想你。

啊,让我猜猜。林敬言想:之前这个女生是觉得方锐不可靠还是太幼稚?

或者两者兼备?

“他打你啊?擦!”方锐几乎要跳脚:“那混蛋在哪呢?我揍扁他!”

然后他看见女生微微怔忡的眼神,消停下来:“嗯……我是说,作为朋友。”

 

林敬言对面的女人放下了咖啡杯,她并没有喝。杯里的液体和端上来时没差。

“你对所有人都很好,我想所有人在你面前都是一样的。我并没有特别之处,不是吗?”

林敬言苦笑了一下:“当然不会,我一直很看重你。”

“你看重我是因为我是‘你女朋友’,而不是因为我是‘我’。”她叹了一口气:“在最初的甜蜜过后,我总在想你是不是真的爱我。现在我想通了。”

“我真的很抱歉。”林敬言说:“我很看重你,你也很优秀、很特别。我很荣幸和你交往。”

“我曾经想了,如果你挽留我。那我就不和你分开。可你……”她深呼吸了一下,“你甚至都没有问我为什么,而是直接跟我道歉……”

 

他当时也没挽留我呀,方锐转转眼睛,想。我要不要同仇敌忾跟他算这笔旧账?

 

可他这里也有个哭哭的小麻烦没有解决。

“我当时想,你太年轻。我们都太年轻。所以我……真的很抱歉。我知道对你伤害很大,我现在又突然回来找你。我还想你会不会愿意见我。”

“我们一直是朋友,不是吗?好啦,妆都花了,不好看了。”

“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我很想你……和你在一起很开心。”

她又哭了起来。

 

你和她分手后还经常见面吗。林敬言抽抽嘴角:我和你分手以后你再也没联系过我。

 

林敬言看了看面前的前女友,她似乎对这哭哭啼啼的小女孩非常反感。

“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也怀念你。”她故意提高了声音,让对方刚好能“不经意”听见:“可我不,我是深思熟虑过的,我想我不会后悔。”

“你会遇到更好的,如果有机会。希望能参加你的婚礼。”

 

擦。方锐终于忍不住了,扭头看向林敬言:太假了。老林,太假了。你还记得你五年前跟我分手的时候热暴力冷暴力一起上,还砸坏了房东的椅子吗? 

他们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因为年代久远而面目模糊。

 

“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突然的声音来自于咖啡厅里一个拿平板看视频的女孩。把四个人都吓了一跳。

 

对啊。

当年为什么会分手呢?

 

林敬言用手指轻轻敲着茶杯。女人抬起头,深深地看着他。

“我知道这个问题很蠢,可我真的很想问你,到底有没有真正爱过我?”

这个女人一定和老林一样是金牛座。方锐被巧克力呛到了:怎么这么爱钻牛角尖啊?

 

巧克力太甜,整个儿齁到嗓子里。他开始咳。

“你怎么样啊?”女生站起来,差点碰翻自己面前的奶茶:“还好吗?”

“咳,没有。咳咳……没事……”

“剧情雷你也不用这样啊。”

这个幸灾乐祸的小丫头片子。

 

林敬言前女友这才注意起方锐来,她有点尴尬地看向了林敬言:我们换一个位置吧?或者喝完饮料你想去哪走一走?

林敬言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松了松领带。

方锐咳完了,坐直。他们在那郁郁葱葱的假草丛里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这个问题好蠢。”方锐前女友悄悄凑过去分享八卦,仿佛刚才哭得惨兮兮的不是她:“分手以后最不该问的就是这个问题。还有——”

“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嗯嗯嗯就是这个。”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女孩有点发愣。

方锐笑嘻嘻地说,眼睛却很认真。

 

为什么?因为你幼稚,任性。总是长不大……

林敬言饶有兴趣地竖起耳朵听着。他非常不愿意换个位置。

 

“我……真的对不起。”女孩低下头:“在我恋爱之前我总是想象,被一个踏实可靠的人照顾、分担……”

“我一直照顾你!”方锐百口莫辩:“我简直是少女之友!”

“可我……总有一种,闺蜜的感觉。”女生越说越小声,眼神看向了别处。

 

方锐被她堵得哑口无言。女生瞟着眼神,刚好看到了半墙之隔的男人,正在不知道为什么笑得厉害。

“呃……我之前想象的恋爱对象,应该是他这样子的。”

她伸手指向了林敬言。

 

“你什么意思?”

林敬言前女友试图心平气和地看着这位路人甲,奈何起伏的胸膛和不稳的呼吸出卖了她。

 “你们不都分手了吗。”女生转转眼睛:“我只是举个例子。”

 

“他哪里好!

“你看到的都是假象,其实他特自私,还以为自己大公无私。虚伪,顶尖儿的虚伪!”

方锐在那叫。林敬言眯起眼看了看他。

 

啊哦。

好像暴露了什么。

 

——你就不能成熟点?

——我已经进步很多了,看我真诚的眼睛。


分手五年还能眼神交流也是蛮拼的。

 

“他是我大学时候的学长。”方锐赶紧说:“喂,你说我控诉的有没有道理?”

林敬言给了他一个“然后呢”的表情。

 “海了去了!闷骚,生气的时候能几天几天不理人!最长有两个星期不跟我说一句话。诶美女你说是不是?”

他突然跟斜对面的女人套起了近乎,林敬言抑制了自己扶额的欲望。

“我们没吵过架。”女人平静地说:“我们一直很好。”

“哇哦,相敬如宾耶。”方锐前女友似乎忘记了自己刚刚哭得伤心欲绝,发现了新的乐趣。

她迅速get到了很多重点。


 

“那是你犯了原则性错误。”林敬言破罐子破摔,“而且,他在家经常耍赖不洗碗,对吧?”

“哈?”女孩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都他做饭我洗碗,他不想做就叫外卖啊。”

方锐扬起一个得意的表情。

 

林敬言微微愣了一下,以前方锐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压根不会做饭。

话题太劲爆聊天太投入。以至于他们都忽略了林敬言那个聪颖过人的前女友,或者说方锐前女友根本喜闻乐见。

本来么,都是分手了的人了。

前任,前度,EX。whatever.

 


“呵。”她站起来:“现在我知道,为什么所有女人在你面前都是一个样了。”

她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幸好我的选择是对的。”

她拿起林敬言面前的那杯茶,泼了上去。

 

 “我靠你凭什么泼我男人!”

方锐丝毫不在乎周围人的眼光,喊了出来。

 

 

对啊。

当时为什么分手呢。

 

好像都是一些很小的事情。

 

“我把他借给你……呃,你们交往了几年?”他突然扭头去问林敬言。

“半年。”林敬言居然还真想了一下:“其实是五个月零六天。”

“这么短?”方锐也有点惊讶,以至于重点跑偏。

林敬言笑了笑。

“我把他借给你五个月,五个月哎!那么长,照顾你关心你你赚死了吧?都分手了你凭什么泼他?”

“就是,都分手了还不依不挠。”方锐前女友故意说了一句,刚好能“不小心”让对方听见。

“你不也是?”她气得跺脚。

“我试着争取一下,争取不到就算了。”然后看了一眼方锐:“死基佬。”

林敬言前女友抓起包,冲出了咖啡厅。

“喂!”方锐,“是谁说想和死基佬和好的?”

“我改主意了。”她摊手:“我又不喜欢你了,再见吧。我要去寻找真爱了。”

“快去快去。”

“嘿嘿。”

 

他们击了一个掌,方锐前女友火速开溜。

 

突然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方锐突然问。

“那你有没有真爱过我?”林敬言也问。

 

好像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唔……”方锐啧啧嘴:“时间太久,记不清了。”

“因为你当年毛病很多。”林敬言面无表情地说:“你懂不懂体谅伴侣?”

“我没有!”方锐声辩:“好吧……我承认我有错……但你当年脾气很坏!真的!”

林敬言扬起眉毛:“有多坏?”

“能把这么善良友好的我都气走了的坏,也挺不容易的吧。”方锐痛心疾首。

 

他们突然都不说话了。

“行,那凑活着过吧。”林敬言抬脚要走。

“什么凑活着过?你当年也就这样,什么都不问我就做决定。然后再让我理解。擦,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嘛?”

“看来你也没什么长进。那估计咱俩还得掰。”

“掰就掰,怕什么。又不是没掰过。”

“再掰一次我可受不了。”

 

但是时间太久了啊。

 

“我当年是真喜欢你。”方锐飞快地说:“真心的。”

“我也是。”林敬言慢条斯理地擦着刚刚身上被泼的茶水。

“你现在还会管我管那么严吗?”

“不会。你现在还会说话不算数吗?”

“碗我肯定洗,我洗的可干净了。”

 

有长进就好。他们都在心里想。

这人当年真的挺烂的。

 

“你为什么后来再也没联系过我?”林敬言突然说。

“因为你在我心里还是和分手时候一样的烂。”方锐斩钉截铁。

林敬言转身就走。

“但我现在发现你其实还挺好的。”

林敬言又回过头,方锐眯起眼睛:

“有那么一股子……风韵犹存。”

 

林敬言笑了。

“方锐。”

他说,方锐仰起脸:

“嗯我知道,

“我也很想你。”


End.

评论(41)
热度(476)
© 一颗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