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哪儿三][胡皓康/刘诺一]狼与彼得潘

*成年架空 

我是禽兽 是是是 我是 我真的是。

呜呜呜呜呜呜我是禽兽!我禽兽!打自己!呸呸呸!!!

好想打CP哦好想好想好想于是还是哭着打了上去。

 

【本文不开放任何站内or站外转载授权】

=====其实只有脑洞=====


“出列。”

胡皓康淡淡吐出两个字。刘诺一垂下眼睑迈步出了列,太阳很毒。他的嘴唇有些发白,脖颈后面热辣辣的。胡皓康上下打量他,说:“意见很大?”

“没有。”他撇过脸,声音在陕北高原的空气中显得稀薄。

“其他人就地解散。刘诺一,训练时间不认真,顶撞上级且拒不认错。绕场蛙跳一千。”

“不是吧。”邹明轩耐不住了:“胡队,小刘就不是干这个的。再说他也没怎么……”

他在胡皓康的眼神下越来越弱,偃旗息鼓了。

“再说你陪他跳。”胡皓康说毕,高喊一声:“解散!”

队伍三步两步迅速开溜,他低头看着阳光下的人,说:走,我陪你跳。

 

刘诺一终归是没能跳完。高原反应、水土不服加上过高的训练量。他晕过去了。

“我跟你说多少次,啊?”李锐在窑洞里走来走去,气得骂他:“刘诺一跟你几天,叫你对他一视同仁,那,那是客气。你,你还真把他当你手下的兵带啊?”

“要么就给我,要么让他跟别的队。”胡皓康说。他站得笔直,看着李锐:“如果没事,我下午还要训练。”

“你真是气死我了。”李锐说:“他妈妈是法国外交大使。这要是折腾坏了,责任谁担?你——”

“我说了。”胡皓康平静地说:“你把人给我,就是我带的。和别人一样。要不,你领回去。”

 

夏天站在窑洞外面,心里也着急。她和刘诺一来的,编制里没有女队,她也就跟着做点文员的活。她是真没想到刘诺一跟着胡皓康,当真训起练来。他们只是来视察、学习。那视察学习能做什么?不都是做做样子,回去写写报告吗。

“小邹。”她叫住邹明轩:“你带我去看看诺一,我实在不放心。”

“夏天姐……”邹明轩叹气:“刘诺一在里屋,老李和胡队在外屋。你要想进去,得先过他俩那关。”

夏天咬住下唇,在门口喊了声:报告。

李锐的争吵声歇了下来。

刘诺一迷迷瞪瞪醒过来,三秒思绪回了笼,听到声音。似乎是夏天。中暑的后遗症,脑浆似乎在脑子里晃荡。他飞快地坐起来,掀开门帘进了外屋:“队长。”

胡皓康看着他。

“上午有些不适,站姿没达到标准。惩罚也没完成。我现在去补。”

他说着就要往外走,李锐急了,说:“大少爷您也跟我这添乱?胡皓康你回去训练去,这没你……”

“我是三排的兵,胡队训练,我也是要跟着的。”他淡淡地说,看着胡皓康:“走吧?蛙跳我会补的。”

“先把衣服穿上再说。”胡皓康扭过脸。

刘诺一低头,脸飞快地红了,他裤子没穿,套了个花裤衩。站在人家面前。

 

=====我是一个脑洞的分割线=====

 

“你先吃吧。”胡皓康说,从包裹里掏出干粮,一个硬得不知道放了几天的饼。

“你不吃?”刘诺一没接,说。晚上很静,能听到沙沙的风声。

“下午吃过了。”他说,想了想,又补上:“你睡着的时候。”

“我下午就没睡着。”刘诺一接过饼,拧开军用水壶。还剩小半壶,他用杯盖接了个底,掰碎饼泡了进去。这人,说谎都不会说。

他偏过头去看胡皓康。他眼睛微眯着,似乎在看星辰的极深处。他的唇线很硬,老人说这种面相的人,心肠硬。

心肠倒不硬。刘诺一看着他想:脑筋是真硬。

他把饼掰了两半,大的那边给了胡皓康。胡皓康接过,看他狼吞虎咽起来。

他是真饿了。没吃东西还好,一开吃才发现饿得不行。饼不算大,两口就没了。胡皓康看着他用舌头卷走嘴角的饼渣,也不说话。刘诺一有点心虚地看着他。

“没吃饱吧。”他突然说,吓了刘诺一跳。刘诺一咬牙,点了点头。

胡皓康笑了,露出那一口白牙,刘诺一似乎大惊小怪地说:“你会笑啊?”

“嗯?”胡皓康回头,刘诺一躺倒在戈壁滩上,风吹得他的头发乱飞。他倒在地上笑。

胡皓康手里还拿着那半个饼,把刚刚的布包抽出来,裹好。又塞了回去,说:“这个明天吃。”

“你,你不饿?”他看着胡皓康的背影:“你吃吧。”

“真没事。”胡皓康说:“以前习惯了,三天,七天,十几天没得吃的都有。练出来的。”

“这也能练?”刘诺一皱眉头。

“练身体素质,时间久了,就跟那骆驼似的。能储水储量了。”

刘诺一想了想发现他在开玩笑。又笑了起来。胡皓康也躺在他身边,看着漫天星斗。

 

=====我是另一个脑洞的分割线=====


“这什么?”胡皓康拿起来,刘诺一在枕边摆了两本书。似乎是法文。

“《彼得潘》。”他边说边捡着手上的东西,“从小习惯了,睡前翻翻,到哪都带着。”

“来念两段。”胡皓康扬起下巴。

法语听起来很好听,像南法的阳光和薰衣草。胡皓康念着, 被人打断了。有人在房间外面,叫了一声报告。

林大竣钻进来,嘿嘿一笑:“胡队。”然后拉过刘诺一:“诺一,你上我那屋睡呗。咱几个聊去。”

他在刘诺一手里比划了两下,刘诺一明白了,这是约他去打牌,眼睛一亮:“成。你们那够睡不?”
“够够够,不够挤挤么……”他说着就往外走,手上还拉着刘诺一。刘诺一转过身,他衣服已经脱了。穿着白背心和军短裤:“那胡队,我过去睡?”

胡皓康莫名有些不高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无名火气。看着林大竣,说:“要聊什么,在这聊了。聊完了,你走。”

“别呀。”林大竣有点急:“难得没有熄灯哨,出来玩。再说了,诺一自己要去。是吧诺一?”

“是啊胡队。”刘诺一说:“您别生气,我很快回来。”

“行。”胡皓康躺下,把那本《彼得潘》从刘诺一枕头下拿到自己枕头底下:“你去,记得回来。”

说完就转身,背对着两个人。

 

林大竣有点莫名,傻愣着。就听胡皓康又坐起来,瞪他:“还不去?”

“去去去,就去。早去早回。”他拉着刘诺一到了四合院对面自己房间。房间热闹,打牌打得火热。刘诺一飞快地坐到炕上:“快快快,给我分把。诺爷爷炸了你们……”


=====

嗳。刘诺一垂眼,伏在炕上问胡皓康:“你是不是从小就这么冷?”

“算是吧。”胡皓康躺着,说:“不太爱热闹。”

“我爸说我小时候可闹腾。”他突然有些得意:“逮谁都扑上去亲两口,在路上看到个同龄就想交朋友。可给他烦坏了。”

胡皓康想象了一下,刘诺一小时候如果人来疯,大概是挺烦人的。

“我爸很帅。”他说,语气有点自豪。

“比你都帅?”胡皓康打量他,带着笑意问。

“怎么。”刘诺一神采飞扬地说:“你也觉得我很帅?”

胡皓康是真笑了,半晌说:嗯。

“我不仅帅,还热情。你要不要试试?”他问。

胡皓康有些疑惑,侧头去看他。刘诺一笑笑:“我妈妈家里,都很喜欢这样。”

“什么?”他问。看着刘诺一垂下的领口里露出的胸膛,莫名有些燥热。

刘诺一看着他,突然俯下身去给了他一个标准的法式热吻。

胡皓康还没来得及反应,刘诺一就松开了。

他内心狂风大奏,一时间不知作何应对。只觉得自己体温突然升高,脑子里都是嗡嗡的。刘诺一翻回身在他身侧躺下,半晌说:“挺晚了,睡吧。”




=====我是人设的分割线=====


官三代诺一!陕北军人康总!

第二个梗是诺一为了救一个走失的放羊小孩 在戈壁里迷路了 康总去找

第三个就是为了诺一的睡前读物 虽然没明讲不过我觉得会飞的Petter应该是吧【。


我是禽兽我是我是我是行行行而我忍不住得 @Yuka Jokerman 一下啊!!!

顺便说等峰居然发糖了!!!久违的糖!!!我都不会吃了QAQ

评论(70)
热度(452)
© 一颗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