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归来][孙悟空/江流儿]江流

*架空 十一世设定 只是个小脑洞
我回国啦QVQ

江流儿!快走啦!

哎。江流儿高声应了一句,又被雨声轰然埋住。暴雨来得极猛,倾盆而下。他的袍子湿了,从浅灰洇成深灰。跌跌撞撞收拾起江边石上的经书来。因为浸雨,纸页贴得很牢。江流儿小心地把它们揭下来,放到身后的筐里。
江流儿!别捡啦!一会儿要漫山啦!
一同来的小和尚们已经跑得很远,在竹林里没了踪影。江流儿擦擦脸颊和鬓角的雨水,雨势让他看不清。直到面前出现一把草伞,极破,用芭蕉遮着,水哗哗往下淌。
伞下的人低着头,眉目在阴影下看不清晰。江流儿怔怔地抬头,来人探出身子给他挡雨。又帮他收拾起石头上的经书来,放到江流儿背上的框里。

下大雨了,你不走么?江流儿问。雨从他的脖子往衣服里灌,草鞋踩在水里。沉沉的。
来人并不答话,他将自己头顶的斗笠摘下,放到了江流儿头上。谁知那斗笠太大,歪斜下来,将江流儿整个脑袋都埋住了。江流儿哈哈大笑起来。
来人似乎有点局促,伸手把斗笠又戴了回去。他本想用斗笠遮掩面容,却让江流儿看了去。江流儿愣愣的,来人生得猴眼雷公嘴,面容似乎有些凶。
很快,他又低头收起经书来。

你叫什么名字?他絮絮叨叨地说:我叫江流儿,法号玄奘,我的师父是国寺的老和尚,今天叫我们几个小徒弟来竹林晒书,谁想下了大雨……你叫什么名字?
来人默默听着,并未想到他会问话。目光一沉,答到:行者。

天道酬勤,行者无疆。江流儿喃喃道:那你从什么地方来呢?
——从极远之处来。
——往何处而去呢?
——往极远之处去。
生如逆旅,一苇以航。江流儿道。行者神色微变,手下毛躁,经是撕坏了一页经书来。

唉!师父!他狠叹一口,又意识到不妥。只得捧着那页经文发呆。
没事儿。江流儿道:禅法在心,我再抄一遍便是!
行者攥起手掌,江流儿在石上爬上爬下。恍惚间,江流儿抽条般变了模样。正是第八十一难中,师徒四人假经落水的模样。
收拾完毕,江流儿跳下来。山洪已经来了,竹林积水瞬间漫过膝下。江流儿往寺庙处跑。
我背你!行者急忙道:这水极深,你一人过不去!

说尽,他已经顺势把江流儿抗到肩上。又把那装经文的竹筐小心盖好,背到背上。
小孩儿,举着伞!
江流儿抓住伞,遮着两人。行者走路极快,他只觉侧畔生风。

风吹得竹林嘶吼倾歪,肩上的小孩儿却坐的极稳。恍惚间行者似乎听到个人声:大圣,你真的是齐天大圣么?
他抓着江流儿的腿往寺庙处跑。
哇——江流儿喊到:行者!你跑得真快哩。
不然怎地叫行者?想当年跑得更快,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
十万八千里,那不是到了西天大雷音寺了?江流儿道:行者带我去,可好?
不!不好!行者忙道:那是极危险之地!妖魔鬼怪不尽其数,吃干了你这小孩不可!
师父道,妖魔已被大唐圣僧除去了。江流儿语气憧憬:他的大徒弟,战无不胜!

行者被雨水糊了眼睛,只带着江流儿往前跑去。
东土圣僧,途经九九八十一难,降妖除魔到达西天取经!
江流儿说着,孙行者跑着。
没错!他是顶厉害,顶高尚的人!做到了多少人做不到的事!
他的声音穿过竹林,惊起了暴雨打湿的麻雀。

已经到了佛塔脚下,他把江流儿放下来。
好好读书,对得起你师父,还有那佛祖老头儿!
他看着江流儿在塔林里穿行跑远。

大圣!江流儿突然喊到:你是齐天大圣罢!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
大圣从斗笠下抬起头,神色纷杂难辨,却说:不是他!齐天大圣已是从前的我了,俺老孙现是斗战胜佛。比你个小和尚高到天上去哩!
江流儿笑起来,雨从他肩背上瓢泼而过。他站着,弱小却不狼狈,孤独而又坚定。
那谢谢你!大圣!

他笑着跑回了佛塔里。
行者望着他的背影,纵他有火眼金睛,也看不穿这天盖幕帘。

那是从前的我啊……
大圣低语,笑道。他摊开手掌,掌心一枚纸片,写着复杂的经文。他合上手掌,攥紧。
——若是遇到从前的我,请带他回来。

评论(11)
热度(109)
  1. 美人逢面徒奈何一颗花生。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