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昊/赵禹哲]鲜花饼与小馄饨

[唐禹哲]祖国 真大啊


另篇:[唐昊/赵禹哲]黑社会与小苹果

*云南方言×南京方言
云南话管“骂”叫“操”大家都知道了吧嘻嘻嘻。
*我的南京话都是从安徽话变种过去的(。

赵禹哲第一次知道唐昊有这种怪癖,是在常规赛的一次失利后。
好在地上没有矿泉水瓶,于是唐昊没有踢。但是唐昊很生气,对着失误最大的赵禹哲说:“我真是忍了很久才没有操你!!”
赵禹哲:???
彼时他正在扮演“被队长训话的好学生”,所以不敢抬头。看到大家都一副很怂的样子,更加害怕了。
唐昊:“其实你们所有人我都想操!!一个一个慢慢操!!”
赵禹哲:?????????
唐昊:“看什么看!第一个操的就是你!”
赵禹哲:!!!!!!

赵禹哲害怕极了。
唐昊发完脾气,去开水房冷静去了。赵禹哲怕他找了个矿泉水瓶一边接一边踢,打算去承认错误。
就听到唐昊在跟邹远打电话:
“哎哟我真的好生气,他们怎么这么蠢呢!蠢得我想操人。”
赵禹哲:卧槽。
唐昊:“什么你说方锐啊?方锐好歹是副队长,又是前辈,不好意思直接操。”
赵禹哲:所以你就来操我了是吗!!!
……不对啊,什么叫不好意思直接操啊!
唐昊吐槽完:唉,心情好多了。不想操了。
赵禹哲:痿得还挺快啊???

下午练习赛模拟团队赛练习,方锐缺席,阮永彬躲到了个没人看见的地方,搞得呼啸全队又找不到了。
唐昊正在气头上:“能不猥琐吗!找操是吧。”
赵禹哲:你也太重口了,不是说不操前辈的吗,难道奶妈就可以操了吗。
唐昊看赵禹哲的表情:“干嘛?老队员不能操吗!就算是林敬言在这里,出了失误丢分我一样会操!!”
赵禹哲:卧槽???他发起疯来连林敬言都操!!!
果然队长对前队长的恩怨情仇真情实感,深不可测。

赵禹哲隐身上QQ,找到邹远。
“唐昊以前在百花也经常操人吗?”
邹远:不会啊,那时候他跟我一起坐冷板凳,哪有机会操人。
赵禹哲:(所以来呼啸当队长才有机会操人吗??)
邹远:那时候孙哲平生气了也会操人,不过操张副队比较多,不会操我们。
赵禹哲:(居然还是百花传统吗??)
邹远:张佳乐前辈就说,我靠!孙哲平你又操我!
赵禹哲:……(我已经不懂这个世界了)
邹远:好在于锋就很好,他不操人。
赵禹哲:……………………(这么看来真的很好。)

赵禹哲练习的时候心不在焉,从一个悬崖上掉下去了。
脱口而出:“WRNNLGB。”
唐昊:“你说什么?”
他用南京话说的,唐昊没听清。
赵禹哲说,我复习高中物理呢,物质与量的比。

唐昊说拉倒吧,上过高中么呢。
一看时间都下午五点半了,快到休息时间了。
唐昊说真是气死我了,操了一下午,吃饭去。
赵禹哲:他操谁了他不是一直都在这里吗???

赵禹哲总算想通了,搞不好是YY。
生气的时候,把想操的人YY一顿。
就不生气了。

唐昊问:今天食堂吃啥?
赵禹哲用南京话:子弹炒shit。
唐昊:……啥?
赵禹哲:子弹炒shit!
唐昊:这什么啊?食堂大叔找操吗?
赵禹哲:???他怎么连食堂大叔都操得下去???太重口了吧!!!
唐昊:经理怎么也不操一操他,做饭那么死咸。
赵禹哲:所以你要去围观是吗???

……哦,今天食堂是鸡蛋炒雪菜。

呼啸附近新开了个洗脚城。
赵禹哲说,队长,最近辛苦了。带你去按按脚吧。
唐昊说还不如做做手操。
赵禹哲改口:那我们泡泡手吧。
唐昊:……。
赵禹哲:听说蓝雨的战术大师喻文州,就是经常泡脚,才那么聪明的。
唐昊:那你一定从小到大没泡过脚吧。
赵禹哲:不过如果泡了手,手速大概也会像……
唐昊:闭嘴吧你。

两个人去了新开的大保健。
前台小妹是南京人,赵禹哲用南京话:来,带这位大哥死绝一下。
唐昊:???
赵禹哲:对啊,全套的,死绝。
唐昊:??????????
赵禹哲回头:你知不知道啊,有届全明星呼啸主场,林敬言就带着职业选手们来死绝,大家都觉得很舒服。
唐昊:?????????????
赵禹哲:喻文州这种每天都要死一死的,也觉得我们这里死的最爽呢。
唐昊:……他可不可以不要这样轻易地狗带。



………………没了。死绝=洗脚
方言真奇妙。
祖国真大啊。

评论(35)
热度(340)
  1. 春虫虫窝一颗花生。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