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星际机甲]大咸鱼时代 00-04

[叶蓝][星际机甲?]大咸鱼时代


*叶蓝主 夹君蓝w

然而是“特别特别高冷的蓝桥春雪”(不是蓝河)& “特别特别蠢萌的君莫笑”(不是叶修)

 

- 01

 

人如果没有理想——

和有理想的咸鱼谁更好吃?

 

——等等!你为什么不按照剧本来啊喂!

 

00 您的青春到期啦!

 

“滴滴,您的青春到期啦!到期啦!到期啦!哔哔——”

报时系统声嘶力竭地喊,蓝河扶了扶额头坐起来,看了看日期。

今天是他的生日,也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R星人每到成年的这一天,荣耀系统都会根据基因成分判定他适合什么工作和岗位,再在上亿R星人中,选择基因符合配对的配偶。

当然你也可以不听从封建家长的包办婚姻。只是R星人们都太忙了,看到上天送了一个差不多的,总是欢天喜地地奔向了围城。

“呜呜,呜呜,到期啦——”

蓝桥春雪喊得都快能源衰竭,蓝河才起来关掉报时。蓝桥春雪有点不满,气喘吁吁看着他。脸都喘红了。

“我知道。”蓝河说:“今天要去拿基因检测结果。”

“我再说一遍,”蓝桥春雪平复了喘息,斜睨着他:“我是一名机甲,不是你的闹钟。”

“哦,是。抱歉。”蓝河说:“但我有时候会起不来,拜托了。”

不得已每隔一分钟都上一次闹钟。

蓝桥春雪保持高冷状态盯了他三十秒,败下阵来:“卖萌可耻。”

蓝河摸了摸自己的脸:“有吗?”

 

今天是蓝河成年的日子,他将拿到基因检测的结果,判定他今后的人生。他准备了一下,打来视频通话。

“紧张吗?”春易老跟他打了个招呼:“你很准时。”

荣耀系统分析生成的结果,只有本人才能打开。他也不知道蓝河以后的命运会怎样。通过400G网络,春意老把数据发给他,蓝河验证了虹膜。

“紧张也没有用。”蓝河强行笑了笑:“反正……也改变不了。”

春易老宽慰了他几句,蓝桥春雪插嘴道:“如果害怕,我可以先帮你看。”

“好吧。”蓝河犹豫了一下,交给他:“你帮我看,然后告诉我。”

 

蓝桥春雪也很紧张,他把剑小心收起来,戴正了帽子,一行行读完,强打精神抬头去看蓝河。失落地说:“好吧,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

蓝河看到他的表情,知道了大半:“那先说坏的吧。”

“不说好的吗?”

“听了再决定。”

蓝桥春雪哦了一声:“荣耀系统认为你,呃,不适合驾驭机甲……”

蓝河低下了头。

实际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毕竟能真正驾驭机甲的人只有那么一点点。宇宙太大,比他优秀的太多太多。

“也有好消息,啊,关于你的——”

“算了。”蓝河打断他:“不想听了。”

蓝桥春雪刚把P发了一个音节。

没有比倒霉系统用基因决定命运更糟糕的事情了,蓝河想。

“我出去走走。”蓝河抓抓脸:“你自己呆一会儿。”

“可是你还没有听好——消——息——”

蓝河关掉了他的音响,显然不想听。

“我是真的想说啊!”蓝桥春雪在屏幕里絮絮叨叨:“系统测试你和将军契合度有百分之九十九!第一将军!第一!将军啊!!”

 

01 欢迎来到荣耀第十区

 

蓝河从长椅上面醒过来,他捏着蓝莓酸奶的空盒子。刚刚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从小到大最糟糕的一天。最后他关上了门,没有听见蓝桥春雪在屏幕里到底说了什么。

然而他已经不需要知道了——他接受了荣耀第十区计划的邀请。

荣耀第十区计划——当局更比较喜欢称其为“反政府武装组织”——是由一群抵抗荣耀系统判定结果的人发起的,“在这里,你可以完成你的任何梦想”,不管是职业、学业或者配偶。

“除了机甲,你还有什么擅长的吗?”管理人员林主任扶了扶眼镜,不好意思地说:“你知道,我们并没有那么多机甲……”

“嗯……”蓝河认真想了想,转过头问蓝桥春雪:”荣耀系统最后给我的判定结果是什么?”

“你不是看不上系统的判定结果吗。”蓝桥春雪抱着肩:“我不会告诉你的。”

“哦,好吧。”蓝河没有追问:“我的确看不上,那我想想……可能是管理吧,我觉得我这方面做得还不错。”

“太好了。”林主任说:“我们很缺这样的人才,也相信你自己的判断。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我是说如果。有合适的机甲,我会把你加入等候队列的。”

总算没有那么糟糕。蓝河想。如果在R星,别说等候队列,就是观望队列都要排很长很长的队,叫号单蒙上慢慢一层PM2.5都轮不到他。

这个糟糕的世界还是很可爱的。

 

蓝河悠悠地转醒。他看着天上的云慢慢飘过,即使知道只是全息投影,还是盯着出神。

荣耀第十区是R星附近一颗小卫星。每年只有夏季的这个时候它会距离R星最近,蓝河会坐在、这里,看看遥远的R星球。

那是他生长的地方。他曾经很想当一个军人,于是报名了军校。然而既然系统评定了蓝河的人生结果,大概不会再有军校愿意录取他了。

他现在在第十区管理机甲,刚好他会很多机甲相关的知识,虽然都不深。如果有机会,他还是很想继续学习的,只是第十区条件并不好。

蓝河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这个长椅没有人坐,因为旁边是个垃圾桶。别的长椅上都坐着一对一对的情侣。蓝河想快点等到晚上,他看了看智能手表,显示还有三个小时四十分钟日落。那时候才能看到R星。

蓝河摸摸口袋,还有个香蕉蛋糕。有点饿了,他想吃点东西。

他拆开包装,站起来踩开垃圾桶的盖子,本想把包装纸扔进去。可是垃圾桶已经满了,里面塞着一大堆五颜六色的废铁。

蓝河呃了一声,打算去远一点的地方把包装纸扔掉,突然那堆废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弹起来,一口咬上了他的手!

然后吃掉了他手上的香蕉蛋糕。

蓝河:……。

他低下头,破铜烂铁好像犯了错误一样缩了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

“我好饿啊。”五颜六色的破铜烂铁可怜兮兮地说。

“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蓝河问。

“帮帮我吧。”破铜烂铁说:“哦,自我介绍一下,你好。我叫君莫笑。”

“你是机甲?”蓝河目瞪口呆:“你的驾驶员呢?”

真不怪他大惊小怪,他从没见过如此……破的机甲。

还花花绿绿的。

“我、我、我——哇——”

君莫笑放声大哭起来。

 

蓝河想,天哪,这就是传说中将军征战沙场纵横寰宇战无不胜的机甲吗。

居然这么少女心!

这、这和传说中的不一样!

 

和传说中不一样的君莫笑小同学现在正在蓝河家里,吃第四个香蕉蛋糕。

“你动作小一点。”蓝河扶着额头说,他正在帮他整理身上乱七八糟的零件,小心地帮他拧好。

“唔、唔,对不起。”君莫笑吞下香蕉蛋糕,舔了舔嘴巴:“还有吗?”

“有是有。”蓝河担忧地说:“但是你不应该……喝点……氢气或太阳能吗?”

“我是有尊严的机甲!有尊严的!不要把我和他们相提并论!”

所以尊严到底体现在哪里啊?

“每一只机甲都是不同的。”君莫笑严肃地说:“对于我来说,我只喜欢香蕉蛋糕和菠萝派。”

“所以你不需要氢气是吗?”

“呃……还是来点吧。”君莫笑一屁股坐到地上,蓝河惊呼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他又站了起来,让蓝河把他刚刚坐散的零件整理好:“但是站着实在太累了。”

……蓝河第一次听说一只机甲站着会很累,简直和蓝星人的汽车开口说“我跑起来很累!”一样奇怪。

“你……挺有个性。”蓝河换了个委婉的说法:“难道是因为你是将军的机甲?”

主人比较特别,所以机甲也很特别。

“将军?叶修吗!”君莫笑拍案而起,这一次推散了蓝河的工具箱:“不!我不是!”

“你慢一点,不要那么激动。”蓝河快伸手去扶,没扶住,工具箱飞了出去。

“对不起对不起!”君莫笑道歉起来:“我帮你!”

蓝桥春雪坐在一边,用剑挑起了工具箱,扔了回来。

君莫笑看他一眼,不好意思地端正站好。

“是电视上那个将军叶秋吗?叶秋对你不好吗。”蓝桥春雪问。

“叶秋?叶秋和我没关系。”

蓝河已经不懂了。

“哦,告诉你也没关系吧。”君莫笑大大咧咧地说:“其实将军不叫叶秋,叶秋只是一个克隆人。改掉了叶修吊儿郎当的基因,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可以在电视上发表讲话的将军。”

蓝河“……”,实在不知道该不该信。如果这就是R星将军最大的机密,君莫笑就这么说出来,自己算不算犯了间谍罪。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明明在第十区,怕什么R星间谍罪。

“你来第十区做什么?”蓝河问。

“我、我、我离家出走!”君莫笑捂着脸,嘤嘤嘤地说:“叶修他不是个好东西!”

蓝河怕他又一激动一屁股坐到地上,赶紧把那些东西都移开。

“那你跑了挺远啊……”蓝河说。

即使只是小卫星,也是需要坐宇宙飞船的……

君莫笑一甩头发:“飞向宇宙,浩瀚无垠!”

又低头问蹲坐在地上的蓝河:“你看过吗?很好看的。一部人类老电影!”

“没看过……”蓝河拧紧君莫笑身上最后一颗螺丝:“你的伞还好吗?需要我帮你检查一下吗。”

“我的伞啊,你看看。”

君莫笑直接把武器递给了蓝河。

蓝河又一次无语了,这就是传说中R星的军事机密和无价之宝吗,他就这么直接递过来了?

“我说。”蓝桥春雪在一边懒洋洋开口了:“你不是君莫笑吧?”

君莫笑抬头:“你为什么说我不是?”

蓝桥春雪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安插到第十区的卧底?”

蓝河:……难道你问了他就会回答是吗。

君莫笑:“我为什么要当你们的卧底?我只是刚好过来了而已,今天这颗卫星离R星最近。毕竟R星这么大,我跑到哪里都会被叶修抓住的。”

“你跑到这里来,他们会一炮轰掉我们的基地吗?”

“不知道呀。”君莫笑吃饱了,跑到穿衣镜前看看自己,转了个圈。虽然还是花花绿绿的,不过至少是一只花花绿绿的机甲了。

“你还真放心我啊。”蓝河笑了:“你不怕我把你抓回去换悬赏吗?就算是卖废铁,君莫笑也会比别人贵一点的。”

“我不是铁做的,”君莫笑居然认真地说:“我的成分材料是钛合金。”

“我知道……”

“我为什么要怕你?”君莫笑大大方方地在他家东看西看,好像自家人一样东张西望:“咱们不是一家人吗?”

蓝河莫名其妙:“什么一家人?”

“你不是叫蓝河吗!?”

“是啊,我是蓝河。”

君莫笑看看蓝河,再看看蓝桥春雪,又看看蓝河:“什么,你居然不知道,你——”

再然后,他就被蓝桥春雪一剑抵上了脖子。

“不许说。”

君莫笑咽了咽口水(虽然并没有这种东西):“不可以,你要告诉他!”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他自己不想知道。”

“不行!我要说!我要说!”

“什么?”蓝河很快反应了过来:“你们是说R系统的人生评价结果吗?抱歉,我很不喜欢那个结果,所以没有看过。”

君莫笑可怜兮兮地说:“为什么不喜欢啊?”

“嗯……举个例子,你从小到大打知道一个人起就喜欢他,一直为和他在一起而努力。直到十八岁那天,突然一个人告诉你,你们不适合、不可以和他在一起……不会很失望吗?”

蓝河不想说自己不能开机甲这件事,换了一种说法。谁知道歪打正着,君莫笑非常失望地说:“你有喜欢的人了啊?”

蓝河想想他到现在不能开机甲,应该不算了,于是说:“现在已经没有了。”

蓝河不知道君莫笑脑子里现在已经脑补出一段虐恋情深,讲蓝河是如何有一个青梅竹马、怎样和青梅竹马海誓山盟刀山火海……然而现在(以下省略三千字)。

他又看看蓝桥春雪和他手上的剑,恍然大悟:“你喜欢的人是夜雨声烦吗?”

“不是。”蓝河笑了,“呃,不过我的确很喜欢黄少天来着。”

“……”

君莫笑遭到了十点暴击。

蓝河实在不懂他为什么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失落感受着机甲生的大起大落,站起来:“你帮我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好吗?我去做点东西,我们一起吃吧。”

机甲是可以吃人类食物的,只是很多机甲觉得不好吃,所以并不喜欢。而蓝桥春雪和他在一起生活惯了,是很喜欢吃这些食物的。蓝河总是让智能管家做两份。

“好啊好啊。”君莫笑撅起屁股整理东西:“吃吃吃!等我!”

 

02 被驱逐的高手

 

这个世界真是太奇怪了。

蓝河这样想着。

自己居然从垃圾桶里——还是第十区公园长椅旁的垃圾桶——捡到了君莫笑。而且知道了一堆将军的事(比如君莫笑说将军从来不洗袜子)。

将军本来不就是不用洗袜子的吗。蓝河哭笑不得:全R星人现在都不用手动洗袜子。

“可是!那至少!要给智能管家!输入指令,让清扫人取走这些袜子!”君莫笑气愤地说:“他连这都懒!”

“……所以呢?”

“他从来都让我帮他洗袜子!”君莫笑义愤填膺地说。

“……不是你洗。”蓝河给他顺毛:“是电子清扫人拿去洗。”

电子清扫人长得像上古世纪的安卓图标,很小,会在脚边走来走去,在R星很常见。不过第十区条件不好,大家都用不起。只好自己把袜子们丢到清洁系统里。

这就是R星传说的“第十区居民穷得洗不起袜子”。

“我一个战斗型机甲。”君莫笑气得举起了伞:“居然还要帮叶修洗袜子!”

“你……忍辱负重,必成大业。”

蓝河安慰完,君莫笑总算好受了些。又喝了一杯蓝莓味酸奶,吃了一个香蕉蛋糕和什锦果冻。

蓝桥春雪在一边看新闻,电视上的叶修——不对,君莫笑说是叶秋——如往常一样,看不出什么变化。大概是并不会透露他们的机甲丢了这种事情……

“喂。”蓝桥春雪问:“难道他们就没有一点什么追踪设施能找到你吗?”

“有啊。”君莫笑吃撑了,正在揉肚子:“但是被我关了他们就找不到了……哦,只有叶修可以找到。”

“他怎么还不来找你?”蓝桥春雪看不下去他再吃白食了。

“还说呢!”君莫笑勃然大怒:“他连洗袜子都懒,怎么可能来找我!”

“不是一回事啦……”蓝河在一边安慰他。

好难懂。找他他不满意,不找他也不满意。蓝河无语看天。

“我出去散散步。”蓝河说:“你们在家乖乖的,不要吵架。”

“你为什么总要出去散步?”君莫笑问:“你让全息投影把家里弄成室外不就可以散步了吗?”

“太小了。”蓝河随口说:“别乱闹哦。”

君莫笑哦了一声,看着蓝河出去,把门带上。

 

第十区有一个“亿达广场”,基本上是第十区最大的公共娱乐设施了。在这个不需要出门购物也没必要一起看电影的时代里,CBD早是上古世纪的名字了。

那时候还有“万达广场”。

亿达广场有个巨大的显示屏,正在播放R星新闻联播。前十分钟是“R星领导都很忙”,作为最忙的叶修,此刻也在用叶秋发表讲话。

蓝河端详着将军的脸。

将军长得是很帅的。他早在R星的时候,曾记得无数人想给他生猴子。

他还特地去查了猴子是什么,原来只是一种上古生物。长得奇丑无比,不知道那些女生们是怎么想的。

蓝河站累了,到一边的休息区区坐着看屏幕。长椅另一头躺着个流浪汉,用帽子遮着脸,似乎在睡觉。然而第十区的制度规定,每个人都必须有工作,不然就要赶出第十区。蓝河认真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向移民办公室的林主任汇报。

不过万一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蓝河凑过去看看他,那个人还在睡。

睡得真死……蓝河想。

“睡得很死”的人动了动,蓝河赶紧坐直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然而那人打了个喷嚏,帽子掉到了地上。

蓝河看看他,再看看大屏幕。又看看他,再看看大屏幕。

这个人怎么长得和叶修啊不对叶秋也不是是叶修哎呀不管是谁总之他们为什么长得一模一样啊!!

 

很久很久以前,将军是不会像现在(在电视上)这么正经的。

曾经有人问他“将军,对那些想驾驶机甲、却不被荣耀系统支持的人们说一句话吧。”

那些人本来是想让他说“希望你们在任何岗位都为建设社会主义建设R星做一份自己的贡献。”然而将军(用很嘲讽的表情)确认了一遍:

“想开机甲?却不能开?”

“啊?对。”

“为什么不能开?”

“……系统不支持啊……”

“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这段对话掀起了轩然大波,不少咸鱼,不,是不少人觉得自己被伤害了。那之后将军就正经多了,大概是他们赶紧克隆出了叶秋吧……

作为广大“咸鱼”的一员,蓝河看着这张脸。新仇旧恨涌上了心头……

叶修醒转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哦,是你啊。”

蓝河:……。

这种语气是怎么回事大哥我和你很熟吗!!

大概将军就是有自来熟的资本吧。

“你怎么进来的?”蓝河警惕地问。

第十区的安保设施堪忧啊。

“哥怎么过来还要你们拦?”叶修抬起眼:“有烟吗?”

“您连我们的安保都能闯过,一根烟还能难倒了吗。”

蓝河嘟嘟囔囔,站起来,去一边的自动贩卖机投了币:“要哪个?”

叶修也走过来(蓝河觉得他根本不是“走过来”的,准确说应该是“趿拉着”过来的),点了一个:“这个吧。”

“这个最贵!”

“嗯?你买不起吗?”

“买不起。”

“我不信。”

“……呸!”

“没有了,只有这个。”蓝河踢踢自动贩卖机,给他买了个最便宜的,把找回来的钱揣进兜里,烟递给他。

“哟,对哥这么好啊。”

……你哪只眼看到我对你好了啊?

“我只是希望你能赶紧把你的机甲带走而已,这么危险的机甲在我家里我都不敢睡。”

叶修好像也并不挑的样子,叼上了,问:“有火吗?”

……你怎么那么多事?

叶修看他的表情:“哦,没有啊。”

然后掏出了一把枪。

蓝河:……(我一定要告诉林主任有R星危险分子非法移民,还携带武器)

他还没拦住,叶修就熟门熟路用枪点了烟,叼嘴上了。

蓝河心想天吶R星的将军到底是什么人啊我对我们的未来感到了担忧。

 

叶修和君莫笑见面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也没有亲人见面抱头痛哭。事实上君莫笑打着伞,蹲在角落里,生闷气。

“别这样。”蓝河说:“房间里打伞长不高哦。”

君莫笑收起伞,蹲着。

叶修:“呵,我也经常拿这话吓唬他来着。你说他傻不傻啊?本来他也就这么高了啊。”

蓝河:“……你少说两句。”

他看着君莫笑委屈的神色,说:“不,别信他。他骗你的,能长高,能长高。”

君莫笑站起来,气鼓鼓地看着叶修。蓝河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你小心啊。”叶修凑到蓝河耳边小声说:“他要变身了。”

“啥——别别别!别!这是我家!不是将军的!你会把屋顶撑破的——!!”

蓝河拼命阻止他。

他用了好大劲才安抚君莫笑,没让他直接在这里变身。

“所以为什么真的和传闻中的不一样啊。”蓝河扶着额头。他一直以为君莫笑酷炫狂狷拽,一伞横扫千军。霸气得就像韩文清的二表哥。

“哥和传闻一样吗?”叶修装作好奇地问。

“呃……”蓝河想了想,突然想起诸多星球进攻R星的传闻是……

“看到叶修就想打他。”

接受采访的匿名某将军如是说。

蓝河看了看叶将军那张嘲讽脸,突然觉得很能理解。

“还是……挺符合的。”蓝河说。

 

“跟不跟哥回去啊?”叶修敲敲君莫笑的脑门。撞击金属听到“砰砰”的声音。

“不!我在冷战!我们在冷战!请不要和我说话好吗!我可是很有尊严的。”

“哦。”叶修摊摊手:“看,不回去。”

“你就不能使用一点暴力手段吗?”蓝河说:“太敷衍了好吗?”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君莫笑转向蓝河:“你骗了我!你伤害了我!”

蓝河:“……对不起。”

君莫笑:“我不管!我不管!你和他一起骗我!”

蓝河看他快哭了:“好好好,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把他赶出去。”

叶修:“那你就可以和他一起骗我了?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这样呢。”

蓝河:……天吶我怎么里外不是人啊。

“我可以打断一下你们……嗯……”蓝桥春雪吞下了后面“打情骂俏”四个字:“总部传来的新情报。”

蓝河去看,叶修也要去看,被君莫笑一伞打开:“这是十区机密!R星的一边去!”

叶修躲开那一伞:“说的好像你不是R星的似的。”

“我吃了十区的香蕉蛋糕和菠萝派,已经是十区的人了。”君莫笑叉着腰说。

“那你问问他收不收你啊?”

“呃。不是问我,移民办公室的主管是林主任。”蓝河一边打开总部情报一边说,又看着叶修:“你你你你别过来,我要看机密文件了。”

“不看就不看。”叶修说:“我想看还不容易?”

蓝河想起这个人不惊动安保系统就这么进了十区,无奈无语……

“R星情报,真假待定:将军叶修权利已被架空,现一切事物由刘皓代理。新继承人确定刘翔。一级。”

蓝河看了许久,抬头去看叶修。

“说啥?是不是说哥啊?”

蓝河不知道该不该承认。

“是说哥死了啊,还是被打入天牢了啊?还有,说没说孙翔啊?”

“孙翔?说了刘翔……”

“情报都搞不对,还怕我看。我说你们行不行啊。”叶修嫌弃地说。

“呃,你难不难过?”

……难过我就勉为其难安慰一下你。

“我难过啊!你知道抽不到免费的烟是什么感受吗?”他摸出了蓝河给他买的便宜烟:“只有这个啊。”

“……我一定是脑子抽了才想安慰你。”

 

03 将军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两位可以不要打了吗?民政局在……啊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民政局啊。”

林敬言推了推眼镜,不好意思地说。

“不是这样的,林主任。”蓝河气喘吁吁地把叶修拖过来:“发现一非法移民,请求组织人道主义毁灭。”

林敬言看着叶修,似乎并没有太惊讶的样子。叶修松开胳膊,掸了掸衣服,伸出手和林敬言握手:“哟,老林,这么巧啊。”

林敬言回握:“……很巧啊,老叶。”

蓝河十分惊讶:“你们认识?”

他不知道林主任以前是做什么的,但是能认识将军的话,真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

“你来之前也可以先打声招呼。”林敬言干巴巴地说:“而不是损毁我们一部分安保系统,要知道维修起来费用真的非常高昂。我已经向法院申请赔偿……”

“找谁赔啊?我吗?”叶修居然还真的想了一下,然后指了指君莫笑:“没钱,他行吗?”

林敬言眼前一亮,君莫笑刷地掏出了武器。

“好吧老叶。”林敬言怕君莫笑走火,赶紧转移话题:“来投奔反政府武装吗?”

“然后夺回领土,驱除鞑虏,恢复R帝国——?”

林敬言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

“……不,我只是来蹭个饭。”

……好想把他轰出去。

“不行,你至少要出卖劳动力赔偿你损坏的安保设施!”

蓝河可是把第十区视作自己的家的,这样一来对叶修也愤怒了起来。

“小蓝是我们这里管理人力资源的,叫他安排你吧。”

“我怕他公报私仇啊。”

“你们有什么私仇?”

蓝河正要控诉,叶修一把捂住他的嘴:“走了啊,走了。”

“我们不是来登记的吗!”蓝河叫到:“他是黑户啊。”

“黑户怎么了,黑户没人权吗。好好的年轻人,怎么搞歧视呢。”叶修一本正经地教育他。

……完了我怎么就说不过他了我的剑呢。

于是林敬言又把他们叫回来。

“姓名?”林敬言打开电子屏幕。

“叶秋。”

“你报假名!”

“合着你还知道我报的是假名啊。”叶修懒洋洋地说:“还有什么无敌最俊朗、神说要有光、忧郁小猫猫之类的,你可以看着填一个嘛。”

林敬言忍住撸头发的欲望,把他知道的资料刷刷刷都给填了,最后问蓝河:“他现在什么工作?”

“嗯……由于近半年都没有外来人口引进计划,目前没有合适的岗位空缺。”蓝河查着资料说:“还有新能源厂……”

他憋了半天,看到剩下两个人都在看他。

“挖稀土的……”

“那就让他去挖稀土啊。”林敬言理所当然地说。

“他他他他不是大将军吗。”

“大将军不可以挖稀土吗,大将军没人权吗。好好的年轻人,怎么搞歧视呢。”

林敬言一本正经地教育他。

 

第十区之所以能在R星之外有立足之地,更主要的是第十区有大量且优质的新能源资源。

有钱就是爷。

能源厂在小卫星背面,荒无人烟,只能看见成堆成堆的燃料堆。

他们站在高高的燃料堆旁边,听叶修讲那过去的故事。

“你认识林主任?”蓝河好奇地问他:“他以前也是很厉害的职务吗?”

既然能认识大将军,一定很厉害吧。蓝河想。

“他就一退休职工,有什么好厉害的。”叶修说:“去哪挖土啊?”

等等,你不也是退休职工吗。

蓝河把那句“稀土不是土”憋了回去:“其实我们还有别的职业可以调整,比如种地……”

“人民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一个电子音的女声高昂地叫了起来。

“嗷嗷嗷对不起——”

君莫笑跟在后面,去捣鼓能源场附近的一个破破烂烂的看不出本来面貌的东西,谁知它突然叫起来,把君莫笑吓了一跳。

“那是鼓励员工用的……”蓝河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又看着君莫笑:“你也来?”

“嗯?不是哪里需要往哪搬吗?”

“哦,好吧。”蓝河站停,对叶修说:“鉴于你损坏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你在这里可能要呆上……”

他展示了一个数字:“三百七十九年。”

叶修居然没有太惊讶的样子。

“哦,当然,毕竟现在只是岗位不够而已。等有了合适的岗位空缺,把你调过去。那时候工资会高一点,时间大概也就能缩短了。”

“你们这工资最高的是干嘛的啊?”

“啊?”

“对啊,比如什么大将军之类的。不是可以赚很多吗,我还有工作经验呢,要不要写个简历投一下啊?”

……虽然他说这话理所应当,怎么听着就这么欠揍呢。蓝河忍不住对着天翻了个白眼。

“我们这里没有地位高低之说,能者多劳!”蓝河气鼓鼓地说:“你到底挖不挖?”

“还是共产主义啊……”叶修深思。

那边君莫笑已经开挖了:“你们说我是直接去拿伞挖呢,还是找那个人借点……”

“别别别!别用伞!”蓝河都心疼了:“不用你挖,我们有专门的机器——”

他还没说完,君莫笑轰地轰开了一座小山。

“嗯?不在这里啊。”

于是又轰开了一座。

“哈,找到了。”

他把伞从重炮变回原形,跑过去看了看:“就这样啊?很简单嘛。”

……蓝河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是谁乱丢垃圾啊,有没有公德心啊。”一个声音喊:“差点砸死老夫知道不知道啊?”

“就是就是。”另一个声音附和道:“这么冲动,白羊座的吧?”

蓝河和君莫笑都怔住了,叶修饶有兴趣地看着外面走来的人。

一个看上去年纪大一点,另一个是个长发年轻人,穿着个背心,手臂纹着文身。

“卧槽。”那个年纪大点的人扛起了铁锹:“叶修————”

“等会儿。”叶修看着他手里的铁锹:“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从哪淘来的这化石级文物啊?”

“————文物你妹!看老夫死亡之手——————”

蓝河彻底无语了,将军怎么谁都认识啊?

而且怎么谁都跟他有仇?

你到底是惹了多少风流债啊。蓝河看着魏琛追杀叶修的样子,自言自语道。

 

林主任看着面前站着的一二三四个人和一二个机甲,推了推眼镜。

“说吧,什么情况。”

“这个老头打我。”

“他是老夫宿敌。”

“呃他们俩……”

“别看我,我就是个路过的。”

四个人他指着他他指着他一起说,林主任很焦虑:“一个一个来吧,尊老爱幼。老魏你先说,蓝河最后说。”

“不应该我最后说吗。”君莫笑道:“我才是最小的。”

……能不能不要这么认真……

“那就老夫先说了。”魏琛一撸袖子:“我说老林啊,你怎么可以把敌人放进我们的秘密军事基地呢。”

“怎么就是敌人了呢。”叶修说:“我和你们不是一条心吗。”

“一条心你妹呀。”魏琛愤怒道:“你怎么不说咱们是一家人呢。”

这时候响起了一首上古老歌“因为我们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大家一起去看包子。

包子正在玩君莫笑,用君莫笑点歌。君莫笑咬着嘴唇,看上去要哭了。

“叶不修你的机甲怎么这么没出息啊哈哈哈哈哈……”

魏琛爆笑道。

下一秒,伞变成了枪,枪口对准了他。

魏琛不吱声了。

 

“年轻人呢,不要总是打打杀杀的。”林敬言安抚君莫笑:“老年人也一样啊。”又转向魏琛。

“我怎么觉着你们这移民办公室主任比较像居委会主任啊?”叶修啧啧啧。

“还不是怪你,你看你来了以后十区就鸡飞狗跳的。”

“那是因为你们本来就鸡犬不宁啊。”

“说谁呢说谁呢。”魏琛在那边嚷嚷:“叶不修你到底来干嘛啊,你不是敌人呢吗。”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嘛。”林敬言插嘴道:“老叶你们别掐了行吗……”

 

蓝河头都疼了。

他转头去看蓝桥春雪,那人已经把收音系统关了,耳不听为净。

和君莫笑不同,蓝桥春雪只是生活型机甲,不具有战斗功能。在R星,战斗型机甲是需要审批的。显然未成年的蓝河不具有驾驶机甲的能力与条件。

他曾经设想过,如果自己被系统判定为适合驾驶机甲,或许蓝桥春雪早已经是一名战斗型机甲。因此,他总是对蓝桥春雪很愧疚。

“我们第十区呢……主要有两种人。”林敬言解释道:“一种是像小蓝这样的,十八岁以后不想屈服荣耀系统的人生评价留在R星。于是到我们这里来,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

蓝河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另一种呢,就是像魏老大这样的——”

“下岗职工啊?”叶修懒洋洋地插嘴。

魏琛又举起了死亡之手。

“咳,其实我也是嘛。”林敬言自谦地说。

“但我可不是啊。”叶修和他们撇清关系:“我是主动辞职的。”

“谁信啊。”林敬言说:“我们的情报表明——”

“你们的情报连孙翔刘翔都搞不对,还好意思说自己有情报。情报系统没人了是吧,哥手下倒是有个挺好用的情报人员,就是猥琐了点,要不要介绍他一起过来啊?”

“谢谢,不过目前不用了。”林敬言婉拒道。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嘛的?”魏琛又一次问道。

“自主创业,顺便找人。”

叶修随口说道,蓝河心里咯噔一下。


04 君莫笑来了!

 

“就这样,反正你现在一身的处罚,罚金又涨了。你自己说怎么办吧。”

蓝河在移民办公室外对叶修摊摊手。

他和魏琛包子在能源厂大打出手(并不是),又损害了一堆公物。

“哥欠你的钱……”

“不是欠我的钱啊。”蓝河说:“都是公物。”

“知道,要是欠你不也就不用还了吗……咳。”

“什么就不用还,我根本没那么多钱给你赔好吗。”蓝河气道:“大将军真是不懂得民间疾苦。”

被贴上“不懂得民间疾苦”的大将军看着林主任下班出办公室,打了个招呼:“喂老林,真不用我给你们提供情报人才吶?”

“不用。”老林锁上门:“你还是想想怎么还清债务的问题吧。”

“你们这不是为难我吗。”叶修说:“又没有别的职务。”

老林显然也很无奈。

R星为了第十区的和平与稳定,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第十区不主动进攻R星,R星自然也不会去攻击第十区。毕竟第十区掌握着重要能源。

然而,那都是叶修当将军的时候了。

老林走出办公室,天已经黑了。他看看天上繁星和银河,以及那颗夺目的R星。

“真是……要变天了。”他喃喃地说。

 

蓝河折腾了一整天,单刷了“先在垃圾桶里捡到了价值连城的君莫笑”和“又在长椅上捡到了一文不值的叶修将军”(一文不值是蓝河加的)两大副本,觉得很累。

但是这是一年中重要的日子,这一天,R星会离第十区最近。他一向会在长椅上,看看R星闪烁。

蓝桥春雪会在一边陪着他,看够了他们就一起回去。

然而今天,蓝桥春雪经历了这么多事,显然不太高兴。蓝河犹豫要不要再去叫他一起看星星。

“没关系啦,你想回去可以回去。”蓝河说:“我自己也一样。”

蓝桥春雪很不放心地看着他。

“我哪有那么弱……”蓝河说。

也不怪蓝桥春雪这样看着他,第十区到了晚上,总是很危险。这里其实治安不太好,林主任也很头疼。表面上人都道貌岸然人模狗样,到了晚上又兽性大发横行霸道,可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安保人员。

……养不起。

“去哪去哪,我也去我也去!”君莫笑蹦跶了出来,挥舞了一下伞:“看我圆舞棍!哼!哈!”

“可以是可以。”蓝河说:“但是你还欠了很多钱,最好赶紧打工还回来吧。”

“都说了我是个有尊严的机甲了!”君莫笑强调:“岂能为五斗氢气折腰!”

“懂得还挺多。”叶修评价。

“我也想去看看R星。”君莫笑小狗狗眼:“那也是我生长的地方。”

……硬的不行来软的是吧,我最心软了看不下啊。蓝河想。

蓝河看看君莫笑,又看看叶修。

叶修想了想,似乎也是想学君莫笑狗狗眼。然而还没开始行动,蓝河就一把捂住了眼睛。

“算了一起去吧……”

 

最后的结果,就是蓝河坐在长椅左边,叶修坐在长椅右边。君莫笑躺在中间。

“R星真——大呀。”君莫笑用手臂丈量:“有这——么大呢。”

蓝河想他都快忘了R星有多大了,每天在第十区这么小的地方,睡觉起床,上班下班。

但总觉得很充实。

因为有很多“变数”。

 

举个栗子:

在R星,每天几点起床几点上班上学几点吃饭几点下班几点睡觉,都是安排好的。

荣耀系统掌管整个大星球,管家系统掌管每个小家庭。还有社区系统、区域系统、各种各样的人性化系统……前男女友见不到面所以不会撕逼,路上人们不会相撞不会堵车所以不会掐架。没有升学压力,反正学校也是注定的,不用因为找工作认识太多人脉,反正工作也是固定的。不用为了升职挤破头颅、不用为了缥缈的未来犹豫不决——反正反正,一切都是按部就班毫无意外的。

不过蓝河并没有比较的对象,因为他没有在R星工作过。

然而第十区,因为没有荣耀系统,大家有时候“我想八点二十出门应该不会迟到”,就磨蹭了一会儿,却遇上了堵车。然后在堵车的时候把咖啡泼到了路人的身上,两个人相识,甚至相爱相恋。

这是R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首先,他们就没有堵车这回事。

 

“喂……”

他犹犹豫豫地开口。

将军没计较称呼这种事:“嗯?”

“R星工作是什么样的?”

如果留在R星,他大概也会过上这种按部就班、寒来暑往的生活。没有什么大变化,不过应该也不会太糟糕。事实上,十区真的有点穷。

“我还以为他们活在公元前二十一世纪。”有人这样冷嘲热讽第十区。

 

“工作啊,就那样呗。”叶修说。

“每天过得都一样不会疯掉吗?”蓝河问出了他疑问已久的问题。

“怎么能一样呢,星期一和星期五光名字就不能一样啊。”

……好像也对。

“我在第十区做过很多事。”蓝河说:“我做过餐厅管理、也管理过机甲,现在在管理人力资源……嗯……我觉得换工作很有趣,如果一直做同一工作会疯掉吧。”

蓝河想起来,将军当将军,已经十年了。十年如一日地当将军,总觉得很惨。

怪不得要辞职。

“林主任以前也是在军部工作的吗?”蓝河问。

“老林啊,对。”叶修伸了个懒腰:“想知道你可以自己去问嘛。”

“这种揭人伤疤的事情,直接问不太好吧?”蓝河说。

叶修居然还真的想了一下“为什么不好?”

蓝河无语,这个人就不是一般人,我跟他讲什么劲。

两个人中间,君莫笑睡着了,已经开始浅浅地打呼。蓝河觉得有趣,偷偷捏捏他的鼻子。

君莫笑在睡梦中撇撇嘴,蓝河偷偷笑了。

“我觉得你当管理人员也不适合啊。”叶修说:“你可以试试当保姆。”

“……。”

“怎么了,保姆也是工作嘛。你看,哥挖煤都没嫌这工作地位低啊。”

冷静,淡定,一定要淡定。忍一忍,一切都会好的……

君莫笑翻身打了个小呼噜,抓抓肚皮。

蓝河决定不和不靠谱的将军扯淡了,还是继续看星星比较好。

好在叶修后面也没再不停撩他,两个人就坐在这里看星星。

叶修觉得脖子有点疼,动了动颈椎。蓝河想他这人怎么就坐不住呢。

难道只有在机甲里才会全神贯注聚精会神?

 

“你每年都来这里看R星?”

叶修开口了,蓝河看着天上繁星闪烁。第十区人本来就不多,夜里更少了。四面都没有别人,只有风。静静地吹过来又吹过去,从叶修身上吹过去,再吹到蓝河身上。

“嗯?对。”

“都是这一天?”

“是啊。”

“你刚刚不是还说不爱按部就班的生活吗?”

“……这不一样。”

“生活的乐趣当然是要自己找的。”叶修说:“R星的生活也没那么糟啊。”

“那是因为你做了你自己想做的事。”蓝河赌气地说:“你知道做不成自己想做的事是什么感受吗?”

“嗯?什么感受?咸鱼一样的感受吗?”

……我不要我的剑了直接让我上去掐死他吧。

“你这种人是不会懂的。”蓝河气呼呼地说:“你从一开始就当将军,而且你刚好也喜欢当将军。你们这些荣耀系统判定的天之骄子,却在说‘当将军好累啊~好想当个普通人啊~’不觉得很害臊吗?”

蓝河知道R星很多人是这样。还有很多人懒得奋斗,一切听着荣耀系统的安排。荣耀系统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完全没有自己的想法。

蓝河觉得这种人才是货真价实的咸鱼。

“我可没这么说过啊。”叶修说。

“反正你们有人这么想。”

“那也不能让我背锅啊。”叶修故作无辜。

“你是将军,我对政府有意见能不能投诉你啊?”蓝河说:“我对荣耀系统有意见。”

“现在不是了,可是以前你给我我也不会看的。”

“荣耀一套不是有《将军信箱》栏目吗?”

“闹着玩的吧,我怎么不知道。多半是骗你的。”

蓝河震惊了,居然被荣耀一套骗了这么久!

他还在那震惊,叶修已经站了起来。

“你们第十区治安怎么这么差?”叶修突然说:“老林到底管不管了?”

“老林想管啊,可是管不住。”蓝河说:“怎么了?”

叶修努努嘴,远处的黑夜里隐隐绰绰出现一个影子。

“干嘛?”叶修问蓝河:“想打劫?”

“不知道。”蓝河说:“怎么办,跑?”

“跑什么呀。”叶修拍拍君莫笑:“嘿哥们儿,起床了嘿。展现你神武的时候到了。”

蓝河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叶修不想跑是因为懒得动?

君莫笑打了个呼噜泡。一副“人类是不可能叫醒我的”样子。

所以机甲为什么要睡觉啊!蓝河歇斯底里望天。当然蓝桥春雪也是会睡觉的……可是作为机甲,睡这么死简直有违逻辑啊!

那边的黑影已经出现了,三个影子。叶修啊哦了一声。

“看来只能自己上了啊?”叶修抓抓后脑,掏出了那把用来点烟的香:“来了啊。”

又转过身看蓝河:“你不上啊?”

蓝河正在不明就里,十分紧张:“我是文字工作者。”

“哈,咸——”

“闭嘴!”

他还没喊完,叶修伴着一道白光,冲了出去。


 

-tbc-



补全了!咱们下次再见!

评论(29)
热度(420)
© 一颗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