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林方]中奖

今年最后一个故事 用一块新鲜的腿肉投喂 @皇飞雪+飞雪连天。 年末修罗期快过顺过!

原梗设定&世界观:[叶蓝]中奖(上) (中) (下)

版权都是她的!萌也都是她的!不好看都是我的!不好笑也是我的!


*有剧情相关叶蓝 好几句话的韩张 不止一句话的喻黄。

送你!送你!让我表达我的感情!炽热!深情!

QAQ希望明年可以吃到好多好多你的粮 看我迫切的眼睛嘤嘤嘤。


[全职高手][林方]中奖

 

一、意外中奖怎么办

 

林敬言捏着一卡通,端详着面前这台自动贩卖机。

一台正常的、普通的,有着和青岛无数自动贩卖机没什么区别的外观的自动贩卖机。但是他就是能在人群中多看它一眼。

因为在第三排第三行的架子上,赫然看到一瓶海、天、酱、油。

没错,是“我们这样晒这样晒还这样晒晒出来的豆子当然BLABLABLA”的那个海天,不是天涯头条十几页的盛宴的那个海天。

酱油在芬达雪碧奥利奥中间,出淤泥而不染,分外格格不入,连价格后面那个小数点都如此碍眼。林敬言想了想,还是打算买一瓶。

毕竟做菜要没酱油了,不管了,就当有缘。

于是他蹭地拍上了卡,刷掉了钱,哔——的一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林敬言环视地上,天助我也,不远处半块板砖,他举起来:“呵呵,怕了没?”

贩卖机:……。

“怕了吧,林敬言不是你惹得起的人。”

——艾玛这人谁啊OOC了吧。

贩卖机当然不会回答他,作为一名从不破坏公物的好人。林敬言扔掉板砖,上脚:“我可踹了啊。”

只见电光火石间,欺软怕硬的贩卖机哐当!掉下一瓶什么!在取物口晃荡。

治不好你了。林敬言低头,捡起来。拿起来一看:

……崂山白花蛇草水。

他又把板砖拎起来了。

哐当!哐当!哐当!

贩卖机知道错了,又给他连掉三瓶,还有节奏的,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林敬言又低下头,捡起来,拿起来一看:

崂山可乐。

嘿我这暴脾气。

他举起了板砖对着贩卖机,突然贩卖机高声唱起来:您中奖啦!您中奖啦!您中奖啦!中——

还是普通话粤语青岛话南京话四种语言循环播报。林敬言喝了一口崂山白花蛇草水,贩卖机乖乖闭嘴了。

宝宝难过,宝宝委屈,宝宝心里苦——麻蛋这个戴眼镜的男人凶我。

林敬言走掉了,不知道背后的路人一副见鬼的表情看一个贩卖机自己长腿跑起来,跟踪他。

第二天青岛日报头版头条就多出了一篇《贩卖机生腿追逐真爱 究竟是黑暗科技还是行为艺术》?

还躲到垃圾桶后面。

玩猥琐啊?

——但是你那么大个子谁特么看不见你啊!

 

林敬言架上火打算做饭,挥舞着锅铲正到关键时刻,门铃响了。

于是他去开门。方锐看着这个举着锅铲、围着围裙(围裙上还画着小熊维尼),袖子挽起来手上沾了点水,用眼神问他“你谁?”的男人,吞了口口水。

方锐清楚地记得,离开蓝雨(下山出庙)前他问师兄:

“黄师兄啊,我要怎么样才能知道一个男人是不是靠谱呢?”

“这当然很好办啦哈哈哈,比如我们队长,他就是个很靠谱的人啊。你看看他?多么温文、尔雅、有内涵,低调、奢华、不铺张。你找人一定要按着这样子找,知道不?这样我们的下一代才能健康茁壮成长,为共同建设社会主义而奋斗……”

哦。

所以方锐其实也不知道林敬言和喻文州有什么共同点,但他就是觉得很靠谱。

 

二、意外死机怎么办

 

“您好。”方锐努力用上自己最真诚的眼睛,可以蝉联五界蓝雨“最有魅力销售眼神”榜首的那种,说:“先生,您中奖了。”

说完递上一个娃娃。活的。

于是这个温文、尔雅、有内涵,低调、奢华、不铺张的,还围着小熊维尼围裙男人,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奶娃皱着眉头咬着手指,哇地一声哭了。

方锐也抽抽鼻子撇撇嘴,哇地一声也要哭了。

下一秒他又不哭了,因为林敬言放下锅铲解掉围裙,打开门叹口气:“进来说吧?”

 

“你是说……”林敬言深思了:“你不是人?”

怎么说话呢嘛,会不会说话了。方锐心想:“好吧,也可以这么说。但我也是有尊严的,你不要这么简单直白否定我的意义和机生好不好。”

“抱歉。”林敬言看着他:“你是我今天买酱油的那台贩卖机?”

他说这话的时候偏着头,从镜片底下认真地看方锐。看看,看看,夺么深情、夺有魅力。方锐一下子……

看到他伸出的手:“酱油。”

“你这人怎么这样呢。”方锐气呼呼地说:“你还喝了我的蛇草水呢!”

“那我再买一瓶。”林敬言摸到桌上的钱包,问他:“你喜欢刷卡还是付现?”说完掏了几个硬币。

“都行,蓝雨公司竭诚为您服务。”方锐念着台词,看着林敬言手上的钢镚儿。

林敬言笑了笑,把那几个钢镚在掌心焐热了,在他眼前晃晃:“来吧,张嘴。”

跟逗小鸟儿似的。

还记得把鸟粮焐热了,怎么这么好呢。

方锐憋着气,脸红,砰地一声变成了自动贩卖机。

 

“还真是好用啊。”林敬言重新围上小熊维尼围裙开始做饭,这次有酱油了。

“我们的孩子也很好用啊。”方锐抱着奶娃娃:“您验个货嘛?”

“好好说话,谁们的?”林敬言尝了尝味道:“好吧,虽然这件事挺奇幻,我基本也听懂了,但不代表我……能接受,养孩子这事目前不在我未来的计划中。”

“所以才叫中奖啊,意外之喜嘛。”方锐捧着娃儿:“你看他多可爱。”

娃瞪了方锐一眼,吓得方锐手一抖差点把他摔地上。

林敬言做好菜,盛起来端桌上:“先吃饭吧,吃完……你看看怎么找下家吧。”

找下家,还找下线咧。当我们是传销组织啊。方锐把娃放沙发上,林敬言也过去瞅。方锐趁机说:“你看看和你长得多像。”

……林敬言躺着也中枪,膝盖已成筛子。

方锐还在那举栗说明:“你看看这眼,两个吧!你也两个;这鼻子,一个吧,鼻孔,两个吧。好巧啊和你一样嘿……”

林敬言心好累啊,和机器人啊不是只是个机器,管他是什么反正说不通:“还是先吃饭吧。”

方锐老老实实坐到桌边吃饭,夹了一筷子红烧排骨,顿时变成了TVT这个表情。

好好吃啊。

林敬言笑了:“酱油品质不错。”

方锐咬筷子头:“你看你,这么好的手艺,不养家,可惜了。”

“……”林敬言喝了口自己熬的鱼汤:“还行吧,我做给自己吃。”

“你怎么能这样呢,好东西要和人分享。魏主席曾经说过的,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我们交换,就一人一个苹果;你有一根烟,我有一根烟,我们一起抽,就等于抽了两根烟……”

好像很有道理。林敬言想了想:“魏主席是谁?”

“我们领导。”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是个自动贩卖机头子吗。

林敬言吃着饭,又问方锐:“小孩子能喝鱼汤吗?”

“啊,我不知道。”

“……你养的孩子你不知道。”

“我哪知道你会做鱼汤啊。”方锐一拍大腿。

……行,我的锅。林敬言站起来,看到那小孩边上有瓶奶,回头问方锐:“你的奶?”

“对,我的……什么我的!是蓝雨的牛!蓝雨的奶!蓝雨的牛!奶!”

我们蓝雨唯一母的东西产的奶!

“好吧。”林敬言拿去那盒奶:“能帮我烫一下吗,开水在厨房窗台上。”

“哦,好。”方锐充满期待地问:“你打算养他啦?”

“先喂了再说,别饿着。”林敬言说:“这孩子……也会变成贩卖机吗?”

“不啊,有很多可能的!”方锐一边倒开水一边说:“比如——”

砰!

林敬言听到一声巨响,放下孩子冲到厨房:“你怎么……样……”

方锐已经变成贩卖机了。

林敬言想到方锐应该是沾水了,很着急,拍拍贩卖机,想着要不要给他做心肺复苏和机工呼吸。

这时候,他看到一张小纸片飘了出来。是蓝雨黑科技的宣传单。

正面各种电视购物广告词,反面有一排“买家秀”。

……什么玩意儿啊还有买家秀PO图返现两元是不是啊你们蓝雨怎么这么不专业啊。

 

“我被它感动了!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向往和渴望!”

——不知名的买家A

“可以陪你聊天!给你爱的抱抱!给你甜甜的吻!陪你上街!长大了以后还能接你下班!给你打伞!给你开车!给你做饭!陪你玩游戏!晚上抱着你睡觉!你哭了也会安慰你!

——研发人员H

“呵,送的热水袋不错。”

——不知名的买家Y

林敬言看着那宣传单,涌上了熟悉的念头(想揍人的念头?)又去看那买家秀。

……我去这个脸T怎么这么眼熟啊?

 

林敬言拨通了叶修的电话,叶修听完后,意味深长地说:

“老林吶?你那有没有接线板啊?”

“啊?有。”

“你看那贩卖机有个插头,你给连上。”

“是没电了吗。”林敬言松了一口气:“等等,我找找插头——”

“叶修你不要瞎!讲!”林敬言听到那边“咚”的一声。

 

“你好啊。”半晌那边叮咚咣当乒呤乓啷的声音终于结束了,林敬言听到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喂您好,林先生?我是蓝雨的前工作人员。”

“前?”林敬言有点不放心,万一这个系统升级到什么1.0了2.0什么的,这个工作人员会不会也不知道啊:“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呵,哥的保姆——”

于是边叮咚咣当乒呤乓啷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林敬言好特么焦虑:“能不打了吗,我们这人命,哦不是,机命关天……”

“好的林先生。”蓝河接起电话:“您说您的贩卖机碰水了是吗?”

“不是我的贩卖机,是你们蓝雨的……好吧,是的。”

“您先擦干再说。”

“干了吧。”林敬言伸手摸了摸。

“喔,那您看那里有个reset键。”

“哎哟,对别人那么客气,对哥怎么就凶巴巴的啊?投诉你啊。”

“给我闭嘴!……林先生您请讲。”

“……我按了不会是什么不好的地方吧?”林敬言警惕地说。

“呵呵,你试试啊老林。”

“……”电话被掐了,不知道那边是不是又打起来了。

林敬言放下电话,深吸了一口气,按了上去。

砰,贩卖机变回了方锐。他一手捏着方锐的手,另一手捏着他的鼻子。方锐躺在地上,他压着方锐。

方锐眨眨眼睛,醒了。睫毛扑闪扑闪的,林敬言笑了。

“不好意思啊。”方锐说:“不小心碰到水了。死机重启。”

林敬言松开他的手:“好了,小孩子我喂过了。你先起来吧,别躺地上。”

方锐起来,拍拍屁股上(并不存在)的灰,去看那奶娃娃。小孩吃饱了开始睡了。

“你真的不打算养吗。”方锐执着地说:“你给他起个名字,就可以激活系统,然后……”

“不合适。”林敬言说:“我工作太忙,照顾不过来。也不是青岛本地人,连户口都没有。”

“你不喜欢你的工作吗?”

“嗯?没有。不过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想回南京吧。人老了,落叶归根。”

“我很喜欢我的工作呀。”方锐笑眯眯地说:“给很多人带来惊喜、带来牵挂、带来希望,很有意义不是吗。”

林敬言看他笑得真心实意,也笑了。

“就当帮我个忙吧。”方锐说:“我有业务额的。”

“卖酱油的业务额?”

“卖孩子的!”

“贵庙深不可测。”

“所以你真的不给他起个名字吗?”

林敬言低头,方锐固执地看着他,眼睛特别亮。林敬言心想,以前没发现自己家灯这么好看呀。

(知道自己为什么单身了吗,林大大)。

“怎么起?”林敬言反问。

“很多啊,林志颖林志炫林志玲,林则徐林忆莲林青霞……林……林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怎么不跟你姓方?”

“方也好啊,方士谦方世镜方学才方明华……方锐最好听。”

林敬言笑了:“那你自己带回去养吧。”

“不可以。”方锐说:“你和这孩子有缘的。我当时想,怎么样保证买走孩子……啊不是,中走孩子的是个顾家又温柔的人呢?所以我卖起了酱油。”

林敬言看着他,方锐很固执地说:“多好啊,以后你还可以说,当年我买了孩子中了个酱油,现在酱油都会打孩子了……”

他垂下脑袋,两只耳朵耷拉着,相当失落的样子。

“这样吧。”林敬言说:“我去找一个合适的家把他送走,我刚好认识两个人。”

方锐还要再说什么,林敬言摸摸他的头:“我是飘忽不定的人啊,方锐。”

 

三、意外甩锅怎么办

 

张佳乐看看林敬言,又看看林敬言手里的娃儿,再看看林敬言背后的方锐,抬头,咦了一声:“标题没写这是ABO文啊?”

“不是,这不是我生的——老韩呢?新杰也在?”

“里面吶。”张佳乐看着林敬言把孩子放到方锐手上,凑上去问方锐:“你生的?”

“不是啊。”方锐捏捏小宝宝的脸,小宝宝噗了个口水泡。

“哈,这小孩。”张佳乐笑死了:“男孩女孩?给我抱抱。”说着就要去掀被子。

“不行!”方锐义正辞严地捂住了孩子:“我不放心你。”

正时候韩文清刚好出来了,看到一出类似原配小三抢孩子的场景,脸都黑了。

……等等老韩你怎么也脑补这么多啊,老韩你想多了啊。

方锐捧着孩子交给老林,看了一眼老韩,手一抖差点又把孩子掉地上。

林敬言无奈:“你到底会不会抱孩子?”

方锐看林敬言腾不出手,伸手帮他把滑下来的眼镜扶起来,又揉揉他的眉心:“我不会嘛,所以指望你啊。”

“这到底什么情况?”韩文清问。

“是这样,老韩,你想要个孩子吗?”林敬言问。

——张新杰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句。


……乱了,乱了,全乱了。

虽然很相信韩文清,但这句话引起歧义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五十七个百分点啊。

——这是新入场的张新杰

什么我想不想要个孩子,你问问新杰能不能……等等新杰你听我解释。

——这是黑着脸的韩文清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现在开溜还来得及吗?

——这是来蹭饭的张佳乐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这是说错话的林敬言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些人类都这么安静?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这是非人类的方锐


总算解释清楚了。林敬言松了一口气,韩文清说:“你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要给我养?”

“我觉得我养不好。”林敬言说:“你,还有新杰,都是很正直也很优秀的人。如果教孩子的话,肯定比我会好很多。而且我自己的未来也不是很安定,不想连累孩子颠沛。”

方锐眼泪汪汪地说:“林大大你不要妄自菲薄。”

(他妄自菲薄是有道理的啊我给你安利一本书《全职高手》你看看里头别人家的孩子宋奇英再看看你俩一起养的赵禹哲)

“对不起,方锐。”林敬言说:“我不想做不负责任的事情。”

“他们如果想养的话,我还可以从总部黑箱啊。”方锐说:“你的朋友一定都是好人的……哦,他除外。”

被领卡的韩文清张新杰一起去看躺枪的张佳乐。

张佳乐好莫名其妙:“我怎么就不是好人了?”

“你看着都不会用酱油的人肯定教不好孩子!”

“我会把酱油甩得到处都是埋你一脸你信不信?”

“咳。”张新杰打断他们:“方先生,我们对我们的未来有着周密且详细的、自己的打算。”

意思是你就不要来打扰我们秀恩爱插一脚了。林敬言还要再说话,方锐哦了一声,低着头:“好吧,我知道了,抱歉打扰你们——我不是故意的。”

方锐心好塞啊,抱着宝宝,自言自语道:“你们怎么都不喜欢他呢?”

他们怎么都不喜欢你呢?

他……多可爱呀。小拳头挥着,脖子(现在还没脖子)扭着,头发短短的,乱糟糟的。

小宝宝一直听着,眼睛四处转。大概也是明白了自己要被抛弃的命运,和方锐两两相望。

宝宝没哭,哼了一声。

然后……方锐哭了。

再然后……他短路了。

 

四、意外退货怎么办

 

“有说明书没?”张新杰举着螺丝刀,韩文清扛着电钻,问。

“哦,有。”林敬言摊开,他还是第一次打开这本说明书。然而翻开,里面掉出一张小纸片。

还是……粉蓝色的。


你好!

我叫方锐,这是我第一次担任卖安利中奖活动的工作。

很紧张啊,我怕做的不好。希望不要给你带来太多困扰。

但是你相信,我是带着我百分之百这——么多的诚意而来的!

我以后还会去很多地方、还会认识很多的人。每个人都是最特别的一个。

你尤其是❤


“怎么了?”张佳乐搬来了电锯:“解剖尸体吗?”

“不。”林敬言把那张小纸片折好,放进口袋里,问张新杰:“你知不知道姓林的话要起什么名字?”

 

方锐醒来的时候,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然后炸得差点跳起来。

卧槽槽槽槽槽槽谁特么脱了我裤子——

这个接线板为什么放在边上我看到有点怕啊喂——

炸完了他想起来断电前的事情,好难过啊,于是打电话找自己的前辈。

黄少天:“咦师弟你打电话来了哈怎么样是不是一日不听我的教诲如隔三秋三日不听我的教诲如隔海底两万里。既然这样的话我就跟你讲一讲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人都是很难懂的吗?”

“嗯?这个问题问得好,不过基本上呢我觉得是的,比如说吧你看我前几天看的《今日说法》……那里面有个老男人,这个人是不是罪犯我先不告诉你哈,反正他肯定不是死者……”

“有一个人,一面怕孤单、怕一个人,怕得要命也不愿意说。然而有人愿意走进他的生活的时候,却又一直逃避、不愿接受——这要怎么办呢?”

 

“你好啊。”

“你好。”

张新杰点点头,看到方锐出了房间,客气地把孩子放下来:“经过我的测试和计算,如果按每分钟二十七次的频率轻拍,孩子很快会睡着。以后可以试一下。”

“……谢谢。”方锐坐下来:“你能跟我讲讲老林以前是怎么样的人吗?”

“嗯?你想听什么。”

“什么都行。”方锐抓抓脑袋:“呃,我是说,毕竟他是我们的客户,以后还要做定期追踪调查,知道一下比较好。”

“你们找测试用户之前怎么不先调查好?”

“这个,我庙有个老对手他药,比较讲究玄学这种东西。我们为了证明玄学都是一坨狗(哔——),所以我庙都是用科学配对的。”

“我怎么觉得并没有看出来科学呢。”

“因为啊。”方锐笑眯眯地说:“我觉得老林就是个玄学的例证,我要叛变了。”


远在广州的黄少天打了个喷嚏,想了想:“队长,我们要不要黑箱一个加湿器啊我跟你说现在的空气真是不好你看我好好的就会打喷嚏如果有个新孩子是不是很好啊我觉得锅炉就不错要不这孩子就姓卢——”

 

“好啦,谢谢你。”方锐听完:“我基本知道啦,这我就放心了。”

也知道了好多黑历史,嘿嘿嘿嘿。

一本正经和方锐八卦完林敬言的张新杰推推眼镜:“放心了?”

“对呀。”方锐伸了个懒腰:“把孩子丢给他,我就可以回总部报告了。唉青岛真是冷,好想回广州。”

“你不把孩子带回去?”张新杰问。

“为什么?”方锐惊讶道:“他……你,孩子……”

“林敬言不打算养。”张新杰说:“他已经去销售点退货了。”

 

方锐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他迷茫地站在街头,想不通。怎么会这样呢。

他觉得自己被骗了,前面那个队伍长长长长的。有人眉开眼笑有人忧心忡忡。林敬言抱着个孩子,正在和前后的人聊天。彬彬有礼文绉绉的,和他初见的时候一样。

不对,初见的时候林敬言还拿板砖吓唬他来着。方锐现在不喜欢他了,一下就想起来了。

他冲上前,还没开口,林敬言先笑了:“醒了?挺久嘛。”

说着把孩子递给他:“来抱一会儿,我手酸了。”

“你怎么这样。”方锐抱紧了娃:“我,我那么相信你!”

我哪样了,林敬言莫名中枪,还是觉得先道歉为强:“抱歉。”

“他哪里不好啦,那么可爱!”方锐把孩子举起来:“你看看,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林敬言赶紧兜住了孩子,吓得擦了一下额角的冷汗:“别扔来扔去的行吗,真怕你把他扔出去。”

“你这人就这样。”方锐颐指气使:“给人希望,又叫人失望!你叫我抱,就别想着拿回去!”

“等等,方锐。你这样吓他,他会拉肚子的……”

还没说完,周围人都眉头一皱,迅速散开。方锐一低头,卧槽,这么会算,你是他药派来的卧底吧!

那孩子被这一吓果然拉肚子了,纸尿裤上还写着四个大字:

——以下克上。

 

“原来是误会哈。”退货部主任扶着额头,唉,每天来这的小两口们都要吵一架,亚历山大啊……

“对,我是来确认收货的。”林敬言说,也托了小孩子拉肚子,人直接让他们俩插队了。

原来是张新杰心脏,故意骗方锐来着。

“好好好,那就好。”郑主任把表给他俩:“来来来,签字了啊。”

方锐还在气头上,夺过笔,签完丢给林敬言,林敬言也签完了,两手交给了郑主任。

“这就好了嘛,名字起了吗?没起吗亚历山大……诶你是蓝雨的人?”

“嗯对啊。”方锐说:“怎么了吗?”

“你签错地方了啊。”郑主任亚历山大地说:“你应该签的是另一份,签在这一份说明你和他一起抚养……”

“怎么这样啊!”方锐说:“我向喻师兄投诉你!”

“你自己签名的时候没看准地方啊。”郑主任大手一挥:“都做最后一步了,你们这份作废还要重来,对得起让你们插队的人吗?对得起后面那么长的队伍吗?怎么这样呢?亚历山大啊。”


走出退货部,方锐和林敬言并肩走着,背后是青岛的海风。

多像谈恋爱的小情人儿呀。

……如果不是方锐手里还抱着个孩子的话。

“你会好好照顾他吗?”

“会。”

“以后一直都会吗?”

“会。”

“你会找女朋友吗?”

“不会。”

“那你会生孩子吗?”

女朋友都没有上哪生孩子,“……不会。”

“那……”

方锐还要再问,被林敬言打断了:“就这么不相信我?”

“不是。”方锐说:“就是,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哎呀烦死了。”

“你问我这么多,我也问你一个可以吗?”林敬言看着他说。

方锐点点头,也去看他。

“那你愿意为我留下来吗?”林敬言问。

“啊、啊?”方锐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还有工作要做呢……”

两个人都沉默了,连娃都不是爱哭的类型。两个半人站在一起,突然只听得见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好吧。”林敬言笑笑,叹口气,接过孩子:“——没关系,再见。”

 

明明已经结束了,为什么不仅没有完成任务的满足感,反而觉得空落落的呢。方锐抓抓脸,烦死了。

汇报完了总部,那边说:“你回来要不要顺带路过一下杭州?”

……一点都不顺带好吗。

他的领导喻文州师兄笑眯眯地说:“是这样,我们有个工作人员之前辞职了,还有一些工作没有交接,你从杭州路过的时候,跟他聊聊好了。他也是很有经验的前辈。”

……所以都说了明明一点都不顺带的啊!


方锐找到蓝河的时候,那人正在……晾衣服。

“你一个贩卖机居然晾衣服。”方锐要邓摇了。

“你一个贩卖机还在失恋呢。”那个叼着烟的脸T说:“我家小蓝晾个衣服怎么啦?”

“我去,你好意思,自己躺着当大爷,让人家给你晾衣服,不要脸。”方锐比了个中指。

“还好吧。”蓝河笑了笑,他家扫地机在地上跑来跑去。蓝河抱起来:“好了,辛苦了,玩儿去吧。”

于是那扫地机变成小孩就去给叶修捣乱。

“你觉得这样好吗。”方锐看着那小孩顺着叶修的小腿爬上大腿再从大腿滑到小腿:“怎么觉得你吃亏呢?”

“没有啊,吃亏什么的……唉,我跟你说吧。”

蓝河一脸凝重地和方锐咬耳朵。

叶修莫名其妙地看方锐听完脸色也变得凝重了。他不知道贩卖机的这个表情叫“看命不久矣大限将至的愚蠢的人类”的眼神。

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又要流鼻血了(预感到了危机)。

“所以呀,人类都是很脆弱的。一生也是很短的。”蓝河说:“吃亏这种事嘛,彼此都有的。吃亏吃的高兴,才是生活啊。”

 

林敬言拉开门,看到方锐,笑笑,不是很意外:“售后服务吗?进来吧。”他闪身让他看那个小孩。

“老林——老林你听我说。”抢先一步钻进门里,方锐盯着自己的脚尖:“我和总部申请了,他们打算在南京开个分点——那是你的家乡不是吗?我们可以一起回去。“

“为难到你了吗?”林敬言轻声说。

“没有,我自愿的。”

“不用勉强,真的。”

“我真是愿意的!要怎么样你才信呢。”方锐有点着急了:“我,我,我愿意为你洗碗!”

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为你、洗碗。

共享这段人间烟火。

林敬言回过头,看到方锐抽抽鼻子,委屈地说:“我从来不帮人洗碗的,为了不洗碗,我连饭都不做,从来都叫外卖。”

林敬言看着他,笑了:“那你以后不用再叫外卖了。”

“真的吗。”方锐说:“可我什么都不会,你还要我吗?“

“当然要了,这是我听过最浪漫的情话了。”林敬言笑着抱住他:“一名自动贩卖机说他愿意为我洗碗。”

 

尾声、意外逆CP肿么办


“老林、老林,舒服吗?”

“嗯……嗯,舒服,轻点,啊那里。”

“好,这里吗……”

“嗯……”

 

卧槽。

本来只是想来蹭个饭,顺便和老林道别。到了门口却听到不该听的东西,张佳乐整个人都懵逼了。

林敬言我特么看错你了。

居然到结尾才逆CP,玩弄读者,我要上雷文吐槽站挂作者。

张佳乐一脚踹开门,看到林敬言和方锐在沙发上……

研究林敬言脖子上一个,

肩颈按摩仪。

“嗨。”林敬言打招呼:“看,我儿子。”

……张佳乐扶住额头,这个黑科技真的很难接受啊其实。

“是个孝顺的孩子呢。”方锐满意地说:“因为很能打,所以叫做唐三打。”

……好可怕我得走……

 

“别走啊张先生!”方锐跳起来,追出门外:“要不要参与一下我们的活动嘛,我觉得你一定可以生出一台彩色打印机!——”

“不!需!要!谢谢!!”

 

尾声的尾声、

 

方锐指着肩颈仪:你为什么是按摩仪呢?你不应该是个洗碗机吗!

宝宝翻了个小白眼。

方锐(生气地):指望你真是没用!还不如再生一个!

林敬言在隔壁:……方锐,不要欺负小孩子。

“你居然凶我!”方锐委屈地说:“你帮儿子说话,不帮我!你变心了!!”

林敬言:…………………………我好冤。

方锐:我生气了,我要回娘家了!

然后靠在墙边变成自动贩卖机。

林敬言叹了口气,找了几个钢镚,焐热了,投进去。

没一会儿,掉出一瓶崂山白花蛇草水。

“生完了?”他捡起蛇草水,喝了一口,笑着说。

 

没了。

 

……敢于喝蛇草水的男人都是真男人!林敬言我敬你是条汉子!本命交给你我放心!(?


评论(12)
热度(271)
© 一颗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