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林方]普通爱情故事 番外

正文:[全职高手][林方]普通爱情故事

*来 大家感受一下知名不具(……)的双花。

三个人一起跨个小年 新年快乐XD


[林方]普通爱情故事 番外 幸本年来总逢春

 

“你还没睡?”

“我梦游呀,春梦。”

方锐搭上两条胳膊,凑近了去咬他嘴唇,困得不想睁眼,迷迷糊糊啃了两口又松开。那俩胳膊往下滑,好像随时都要秒睡。

“你睡吧。”林敬言说:“没事——我就是来看看你。”

“几点了?”

“三点多——真的没事。”

“你搞学术不搞我。”方锐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打了个哈欠:“我不管,学术就是小三。”

林敬言笑了,方锐拍拍枕头,他也就在他身边躺下来。

“你睡不着吗。”方锐翻个身,揉揉眼问。

“嗯。”林敬言犹豫了一下,从床头摸了药,方锐听到声音,夺过小瓶子,在手里捏着,抱住他的腰:“不许吃,我讲故事给你听吧。”

“你困成这样了还给我讲故事。”

“要讲啊。”方锐蹭蹭他:“我给你讲我小时候的故事吧。”

“算了,我给你讲吧。”林敬言把他不老实的爪子拿下去:“新教的知识点学会没?”

方锐埋着头,装起了死,没一会儿呼吸均匀,他知道是睡着了。林敬言笑笑,把药瓶从他手里轻轻抽出来,悄悄吞了两粒。

 

林敬言回家的时候,看到个熟人,张佳乐和方锐坐在他家客厅,地上。

“林老师你回来啦?”方锐扔掉控制器,扑上来挂他身上:“上班辛苦了。”

“我靠方锐你个猪队友——”张佳乐手忙脚乱地把他丢下来的控制器捡起来,双管齐下。林敬言把方锐揪下来,笑了:“怎么样,好玩吗?”

方锐拽着他进厨房,指着那案板上一盘一盘切好的丁是丁丝是丝:“怎么样!切得是不是特别好!”

“是是是。”林敬言走过去,方锐跟在他身后问:“那你怎么不夸我?”

“我怕你太骄傲。”

那边张佳乐从游戏背景音乐里嚎了一句:“你俩有完没完啊腻不腻歪!”

“谁非要在这吃饭打扰我们腻歪来着?”方锐回嚎。

张佳乐不说话了。

“我来烧吧,你出去打游戏。”林敬言说:“好好讨好张老师,别惹他。”

“他是不是killer啊?”方锐跟他咬耳朵。

那边张佳乐刚又被方锐坑了一局,喊他:“小朋友你到底玩不玩!”

“玩玩玩。”方锐蹦回去:“张老师等着啊,这次不跟你搭档了,我们单挑。”

“好。”张佳乐挺熟练地设置切模式,跟他再战。

 

张佳乐第一次见到方锐,愣了几秒认出这混小子就要跟他撕逼。方锐躲到老林后面,冒头:“不要太冲动嘛,我们有话好商量——老林救我!”

“谁跟你好商量。”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你们俩怎么搞在一起的?”

方锐不好意思说,林敬言捏着他的手,笑笑:“他是我们学院的学生。”

明明听起来更要命了,张佳乐却偏移了重点,冷笑了一声:“呵,大三你等着。”

方锐不明就里,林敬言摸摸他的头:“你们有一门专业课是张老师教的。”

于是他嘤嘤嘤地去讨好张老师了。

张佳乐说着也没多生气,看方锐就差摇尾巴了,忍不住问林敬言:“你这哪捡来的小狗啊?”

“学校后门,乖吗?”

“乖才怪。”张老师揪着他耳朵:“小小年纪跑去当酒保干嘛?哦,还不是酒保,你就是一饭托。”

方锐低着头,林敬言上来给他解围:“不挺好的吗,因祸得福。”

“好个屁——”

他还要再说,一转脸:“你怎么知道的?”

林敬言望望天,方锐看看地。张佳乐:“……好啊你们合起伙来坑我!”

完全误会了,林敬言却没解释。心里想的是,我们可没这么说,你自己讲的。

几天后南京下了大雪,张佳乐和林敬言在教学楼外面走,刚好看到方锐,看林敬言停下来,也跟着停下来。

他有问他,怎么想的。看样子还是有点担心,林敬言不想跟他聊这个,张佳乐又问:“你好点没?还失眠?”

“好了吧。”林敬言搪塞。

“好久没去看医生了吧。”

“嗯。”

“挺好的。你父母好点没?”

“就那样。”林敬言苦笑:“不过他们现在老了,也不像原来那么抗拒我了。”

张佳乐点点头,用下巴点点方锐:“他家里呢?”

“他年纪还小,不急着这些烦心事吧。”

“也是。”

方锐在那边和几个朋友玩雪,闹得挺开心。戴着个小狗耳朵的帽子,没戴手套,两手冻得通红。林敬言看不下去,要叫他回来。

“你们在外面不装不认识?”张佳乐惊讶,这可是学校里面。

“不装啊。”林敬言笑了:“不行,不想装,忍不住。”

“真好。会好起来的。”张佳乐看着方锐活蹦乱跳的样子,笑着拍拍他:“和小朋友在一起,争取变元气一点啊。”

 

饭菜上了桌,张佳乐敲敲筷子,警告说:“你们吃饭就吃饭啊,不要秀恩爱。”

“你为什么一定要来?”方锐探头问。

林敬言给他夹了一筷子排骨:“吃饭。”

方锐老老实实扒饭,悄悄说:“感觉像丈母娘审女婿。压力好大。”

“是啊,你这么能吃。”

方锐把骨头咽下去:“你就是嫉妒。”

三个人架了个火锅,下了点牛羊肉和蟹棒牛丸等等。菜不算多。糖醋排骨、香菇蛋饺、烤羊排、干锅素锦,一份水果捞。没有喝酒的习惯,跟着方锐喝椰子汁。方锐用筷子夹蛋饺没夹稳,漏了馅,林敬言眼疾手快地伸了个勺子,放到他碗里:“小心烫。”

“哎哟我的天哪。”张佳乐一边啃着烤羊排,在一边啧啧啧。林敬言笑:“怎么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这婆婆当得一点尊严都没有,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心里苦哇——

“丈母娘。”方锐也抓了个羊排啃:“我老丈人呢?”

“你没有老丈人,只有一个公公。”林敬言看他一眼,说。

方锐知错了,用门牙唆着羊排,低头不说话。林敬言说:“他毛病多着呢,你别管他,一会儿就屁颠屁颠找人去了,不急。”

“嘿你什么人呐?找个小男朋友就是跟他埋汰我的?”

“乐哥您吃菜。”方锐给他夹了个蛋饺:“尝尝,我摊的皮,林老师和的馅。”

老丈人满意了:“摊的不错。”

“到时候能给我A+吗?”

“你和林老师在一起是不是心怀鬼胎图谋不轨鬼使神差鬼……”

“哪能呢,明明是鬼斧神工天造地设。”方锐端着碗,眨眨真诚的眼睛:“再说了,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是我老师呢。”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方锐突然很话少地埋头吃菜了,张佳乐感觉不对,正要再问,林敬言捞了捞火锅,舀了勺芝心丸子,问:“这丸子你们谁下的?”

张佳乐和方锐一起抬头:“我。”

林敬言笑了:“不止一个,你们俩分吧。”说着给方锐夹了一个。

“你们俩是不是什么问题瞒着我。”张佳乐警惕地说:“我可不是好惹的。”

“没有。”林敬言笑了:“不是什么要紧事。”

“还能不能给人留点床笫秘事啦?”方锐小声说:“乐哥你手机在响。”

“我关机了好吗。”张佳乐笑。

“为什么关机?”方锐勤奋地问:“不要紧,他发我手机上来了。”

说了从屁股后面掏兜,在他面前晃晃。

“你俩挺熟啊?”

“大客户啊。”方锐捞了块肉:“不敢不从。”

张佳乐在那装镇定:“我难得来吃一次饭,你们就不能热情款待一下?”

“好好好,款待。”方锐噌地站起来,举杯:“祝两位老师桃李满园!寿比南山!”

什么玩意儿。张佳乐也笑了,跟他碰杯:“小朋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说完意味深长看林敬言一眼:“有什么不会的多问问林老师,知道不。”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少。”方锐凑上来:“要不要听?”

林敬言把那俩颗脑袋扒开:“吃不吃饭了你们?”

 

吃完饭张佳乐还在那吃水果,林敬言看方锐把碗碟放到厨房,看着剥橘子的张佳乐笑:“你怎么还不走?”

“是啊乐哥。”方锐从他那捞了片橘子塞嘴里:“要开房可赶紧的呐,现在房源可紧俏了。”

张佳乐给他们俩气笑了:“你们俩开房没订到是吧?”

“我们俩为什么要开房搞啊。”方锐故作无辜地摊摊手:“可以在家里——”

“行了行了,烦。我走了。”张佳乐笑着骂他:“你们慢慢搞,争取一炮搞到明年。开门红。”

“你也得抓紧啊。”方锐一本正经地说:“听说开年第一炮影响整年质量呢,你想要是你这次迟了,那……”

林敬言一手捂着他胡说八道的嘴,另一手去给张佳乐开门:“路上小心点,到了给我发消息。”

张佳乐上下打量着被林敬言捂着嘴、正在挣扎的方锐:“新年快乐,百年好合。”

方锐被捂着嘴拱拱手,模糊不清地说了句:“借你吉言,礼尚往来。”

张佳乐走出楼道去按电梯,林敬言才松开他。方锐脸都憋红了,张佳乐颇为好笑地看着他俩:“好了,明年见。”

“明年见。”

“赶紧的,小孩子写作业去。”

“我不!”

“老林你家小孩儿怎么这么不爱学习?你得管管他。”

林敬言笑着看张佳乐走进电梯,关上门。方锐揉揉鼻子,看着他。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突然就没话了,方锐说:“嗯……今年挺好的。”

遇见你是今年最大的收获,和惊喜。

“来年更好,有什么新年愿望?”

“新年——太多啦,我还是先要新年礼物吧。”

林敬言把他压在门上,他们在一起吻了一会儿,方锐突然意识到什么,松开他,跑到窗口探头往下望:“欸,路虎呢。”

林敬言也跟上去,看见张佳乐钻着那车开走了,渐渐出了视线,方锐意犹未尽地回头:“想要吗,我给你买一辆。”

“那么富?在酒吧碰瓷讹的吧。”

“胡讲……哎,我辞职啦,明年不干了。”

他还没说话,方锐突然掐他脖子:“你那个念念不忘的前任是不是就是他?”

哪跟哪,别瞎闹。林敬言拍拍他嚣张的手背:“他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那我和他掉水里你救谁?”

“我先把你推水里你试试?”林敬言凑上去吻他嘴唇,被方锐狠狠地咬了回来。

“有点嫉妒。”方锐说:“虽然不认识,不过他怎么那么瞎呢?”

林敬言不说话,看方锐拍拍自己胸口,自言自语地说:“幸好,不然也没我什么事了。”

“就那么喜欢我?”林敬言挠挠他下巴。

林敬言看见他喜欢的人亮晶晶地抬眼,对他说:“当然啦。”


END。

评论(5)
热度(500)
© 一颗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