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方王]王杰希你到底把蓝雨钥匙放在哪里了 01

……


[王方王]王杰希你到底把蓝雨钥匙放在哪里了

 

方士谦搬着个小马扎,面前铺着一张报纸,上面放了个泡沫塑料的箱子。箱子外面贴着个硬纸板,写着“冰棍”。

他看着男生宿舍楼下的这个男生。

这位同学已经反复在这里走了三圈了,每一圈,都充满着迷茫、充满着踌躇,世界仄么大,何处是我家。他时而举头看路灯,时而低头望地板。

他是不是没带钥匙?

正当方士谦想要不要上前关爱一下失意青年解救一下迷途中的学弟的时候,只见学弟站定、叉腰,气壮山河冲着楼上大喊:

“王——杰——希——

“你——到底——把——蓝雨——钥匙——放在——哪里——了——”

 

方士谦担忧地看了他一眼,从自己的泡沫塑料保温箱里摸出个五毛钱的小冰棍儿:

“朋友,吃个冰冷静一下吗?”

 

名叫黄少天的朋友咬了一口冰棍,抹了抹鼻子下面的汗:“地毯找了,花园也找了,连宿管大妈我也都问过了,他就是忘了!义斩天下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

方士谦看着他,自己也觉得有点渴。

黄少天又咬了一口冰棍,问他:“你在不在听啊?”

“啊?在听啊,连宿管大妈你也都吻过了。”

“……什么鬼!我跟你说,我有个同学王杰希,简直不是人!他到底把我们蓝雨的钥匙放在哪里了?现在这么热的天!所有人都进不去社团活动室!钥匙啊钥匙,你快快出现——”

“……所以你们整个社团为什么都没有钥匙……”

“因为一般社团都是妹子拿着钥匙!可是我们社团……唉,不说了!”

“……”

“我给他打了二十六个电话,他没有接!他没有接!”黄少天痛心疾首地说,“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方士谦作为宿舍楼下卖冰棍赚外快的好心学长,安慰了这位学弟,顺便把整箱冰棍都批发给了进不去社团活动室的蓝雨全员。

今天生意很顺利,感谢地毯,感谢花园,感谢宿管大妈,也感谢王杰希。

 

第二天,王杰希回到了宿舍。

他站在楼下,似乎已经预兆到了一种风雨欲来。他在楼下走了三圈,每一圈,都充满着迷茫、充满着踌躇,世界仄么大,何处是我家。他时而举头看路灯,时而低头望地板。

宿舍门口有个人搬着个小马扎坐在门口,铺着张报纸,上面摆着各种香皂牙膏洗发水,贴着个硬纸板,上面写着“代购”。

正当他凝重地抬起脚,准备迈入楼道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呼唤:

“王——杰——希——”

王杰希拔腿就跑。

 

这时候一个身影从马扎上一跃而起,一个灵魂漂移出现在王杰希面前,穿着白T,戴着个棒球帽,很酷地扬了扬下巴:“朋友,来配个钥匙吗?”

王杰希打量着他,又望向他身后的,肥皂。

又一次想拔腿就跑,方士谦一把抓住他的领子,抓过他的手。王杰希宁死不从。

小冰棍儿卖完了,方士谦今天卖肥皂脸盆洗发水,眼见黄少天风驰电掣脚踩风火轮手持光剑就要出现,方士谦一把抢过王杰希手里的钥匙,右手拿着钥匙,左手是浸过水的肥皂。

然后按在了肥皂上,一个清晰的钥匙形状。

“你看,这样就很好办了,以后再丢钥匙,就可以把模型拿去配。这块肥皂送给你,不贵,原价五块八,六块四我拿给你。”

王杰希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可是时间不等BGM,黄少天已经杀到了面前“王杰希!你昨天晚上到底把蓝雨钥匙放在哪里了?我给你打了二十六个电话!义斩天下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

就在这时,黄少天看到了方士谦手里的肥皂。

肥皂上面有一把钥匙。

“好啊!我就知道!你拿了蓝雨的钥匙,你还把蓝雨的钥匙放在了肥皂里!你安的什么心?我告诉你!我们蓝雨连钥匙都是知——”

黄少天伸手就去抢肥皂。

“不,你误会了,其实……”

王杰希正要解释,谁知那块肥皂太滑,电光火石之间,黄少天拿着的肥皂,脱手了。

眼见肥皂以蒙太奇慢速播放的托马斯回旋飞了出去。钥匙从肥皂滑落,在空中转体七百二,然后,啪。

正正好掉进了下水道里。

肥皂打了个滑,刷刷刷飞到了草丛里。

“那是微草的钥匙。”王杰希微笑着说。

 

…………………………。

桑塔玛利亚桑塔玛利亚。

让这个迷途的肥皂停下吧。

 

“年轻人,不要着急。你看,我们还有肥皂啊。”

方士谦好心地捡起了肥皂。

 

“你刚刚不要,这块肥皂现在已经涨价了。”方士谦说。

王杰希担忧地两个眼睛都一样大了:“多少钱?”

“……七块二。”

“不用麻烦了!”王杰希掏钱,“我买!”

“你是不是要说你那么有钱一下配十把?”黄少天叉着腰说,“所以蓝雨的钥匙呢!?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起,蓝雨的钥匙……”

“你们蓝雨的钥匙为什么要问我。”王杰希说,“难道只要你们过不好就来怪我吗?”

方士谦拿着肥皂,黄少天咦了一声“你不就是昨天那个让我吃个冰棍冷静一下的学长吗?”

“……你要捡个肥皂冷静一下吗?”

黄少天正准备说“不用”,忽然看见王杰希把肥皂一丢,只见肥皂以蒙太奇慢速播放的托马斯回旋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体七百二,然后,啪。掉到了马路上。

一辆凯迪拉克飞驰而过,碾碎了肥皂。

方士谦:“……这个车主很狂啊,是不是姓孙?”

只见王杰希又一微笑,两只眼睛已经因为放松正常了,他说:

“我突然想起来,

这的确是蓝雨的钥匙。”

 

黄少天:………………。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配一把!我那么有钱一下配十把!你就乖乖住在义斩天下吧!!”

 

第三天,早上,王杰希下了楼。又看到了方士谦。

这次他面前铺着一张报纸,上面摆满了,

各种锁。

 

“你先把这个锁撬了再说。”

“然后你给我装吗?”

“不一定,这是我刚进的货。还没学会怎么装。”

“……装坏了怎么办?”

“装坏了买一把新的啊!”方士谦指了指自己的工具包,里面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锁。铜挂锁铁挂锁密码挂锁,全铜抽斗锁套铜抽斗锁铝芯抽斗锁,一副“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没有创新精神呢?”的表情。看着他。

很有创新精神的年轻人看着方士谦举起一把改锥,又举起一把起子,深深感到了担忧。

“不要怕。”方士谦说,“我们只需要相信。”

王杰希:“……我没有怕。”

方士谦抹了一把鼻子上的汗:“我有点怕。”

……。

 

好在破锁远比装锁要来得实在,方士谦大刀阔斧拆了锁,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一甩改锥“好了!”

王杰希透过那个空洞洞的门洞,望了一眼,突然凝重地说:

“我想起一个问题。”

方士谦:“你讲。”

“这里是微草,我扔的是蓝雨的钥匙。”

方士谦:……。

“我们把微草的锁给拆下来了。”

 

第四天。方士谦搬了个小马扎坐在男生宿舍门口,上面摆着各种指南针、荧光标记、信号弹,求生用地图。

“这样就不会迷路了啊,年轻人。”方士谦语重心长地说。

王杰希思索了一下,回寝室搬了个小马扎,坐在了方士谦边上。

方士谦:……。

“社团回不去了,闲着没事,我来卖卖美瞳。”

 

……可能是END也可能是TBC的结尾,是在写不下去了。


评论(13)
热度(284)
© 一颗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