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番外]小片警与小演员 END

我依稀记得……自己好像写过个番外……经人提醒才想起来……

没错……我忘记了……自己写过……这篇……

年纪轻轻就脑萎缩【咸鱼.jpg


[叶蓝][娱乐圈]叶导演还要谈恋爱 21-30

这章里面打酱油的于远,蛮喜欢的,写个单独的故事。

叶导演更新啦:[叶蓝][娱乐圈]叶导演总是秀恩爱 31-34


小片警与小演员

 

一、


邹远出了片场,现在是酷暑八月,他穿了三层古装戏服,早热得要晕过去了。导演一喊“咔”,别人家的助理又是扇风又是递冰绿豆汤,邹远一个人出了片场。

“啊!”他看到于锋站在树荫下面,挥挥手跑了过去。

“你在这里啊。”邹远掀掀领口说,“好热啊,你热不热。”

“挺热的。”于锋说,把手里的冰水递给他。

已经有点不太冰了,邹远灌了好几口,笑着说:“你把警盖儿脱了呗,是不是不能脱啊。”

他的额头和鬓角都是细细的汗珠。

邹远喝够水,从包里掏湿巾出来,拆开给他擦。

于锋比他高一点,就只有一点点,还是低下头来给他擦。

“今天还好吗。”于锋惯例问日常。

“很好啊。”邹远笑着说,“没有被导演骂、没有被副导演骂,也没有被别的演员和他们的助理骂。”

于锋皱了皱眉,邹远赶紧问:“你呢。”

“我也很好。”于锋规规矩矩地答,“没有被报警群众骂、没有被所长骂、没有被副所长骂。”

邹远笑得很开心。

“晚上吃什么?”于锋问。

“回去吃吧,我做鸡丝凉面。”邹远把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放到包里,“你明天早上要值班啊,快回去休息吧。”

于锋嗯了一声。

邹远说:“我这个戏很快就杀青的。”

他演男三号,戏份不多也不少。

于锋又嗯了一声。

两个人不说话在路上走,太阳快落山了,熙熙攘攘都是急着归家的行人。他们倒显得与众不同了。

“我明天早上跟你一起去派出所。”邹远说,“我去看大花和大狼啊。”

那是他们所的两只警犬。

“你去太早了,他们还没起来。”于锋淡淡地说,“你先去片场吧,回来我把它们拎出来。”

他想让他多睡一会。

“真的有点饿了。”邹远摸摸肚子,“你今天抓了几个小偷?”

“三个。”于锋想了想,“有两个是老面孔,一个是新手上路。”

“哈哈,混脸熟。”邹远笑了,“还有别的呢?”

“一家夫妻吵架,打到派出所来了;还有个老大爷中暑,送医院了。”

“今天也在拯救世界啊。”邹远给他比了个大拇指,“真厉害,我给你做两份鸡丝凉面。”

于锋点点头:“好。”

 

二、冬


邹远第一次见到于锋,在他很倒霉的一天。

上上上个拖欠工资不还的剧组带着他的小姨子跑路了、还有三天交房租,交完就只剩二十三块六毛钱了;

楼上的风尘女被警察带走了,好事;可能很快就有新的风尘女住进来,每天听到乱七八糟的声音,精神衰弱了,坏事;

老大爷的儿子又来找他要钱了,坏事;被一楼的婶娘用淘米水泼走了,好事。

对门的单亲妈妈又生病了,坏事;女儿年纪太小,这里太乱,自己去上学很危险,坏事。

邹远先去小姑娘学校把她接回来,小学老师居然还拖堂;下了楼,顶楼的孤寡老太太买了打折土豆,邹远帮她扛上了楼再下来。在楼梯口,那个下岗工人又喝醉打老婆孩子了,邹远一边报警,一边用身体去拦他。

拦不住啊,邹远闭起眼睛准备迎接拳头。

打人不打脸,靠脸吃饭呢!

——然后,他听到了警笛的声音。

有困难,找警察。

邹远犹豫着睁开眼睛,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小警察用警棍击晕下岗工人,把瑟瑟发抖的小孩子从床底下抱起来,查看了被打女人的伤势。他把醉汉铐起来,走到邹远面前说:“同志?跟我回警局做个笔录。”

“可是我有急事啊。”邹远说,“很急很急的。我回来去你们分局做行不行?”

警察的同事把醉汉带上警车,小警察问他:“什么急事?要很久吗。”

“不久的,大概……去一下就回来。”邹远说。

“那我送你吧。”他跨上警用摩托车,把头盔摘下来给邹远,“你做完急事我带你去分局做笔录。”

 

邹远很快就做完他的急事了。

试镜时间到18:20,他到的时候,18:16。

还好还好!赶上了!

可是门已经关了。

邹远不死心地敲敲门,还真的有人出来,他大喜过望。

那个人说:“门口写着的时间,不认识字?”

“抱歉啊。”邹远说,“真的对不起……我……”

还有四分钟!

“都下班了,人走光了。你别来了。”

明明还有三分钟啊!

“是选到人了吗……”邹远说,“我叫邹远,百花的。”

说什么呢,有什么用呢。迟了就是迟了,没办法,这次又搞砸了。

那个人把门关了,当着他的面,啪一声。邹远低下头,苦笑了笑。

他麻木地坐了电梯下楼,麻木地出了自动门。于锋斜跨在警用摩托车啊,手里抱着头盔,惊讶道:“这么快?”

“我……时间过啦。”邹远说,“我是来面试的,人家不要了。”

“这样啊,现在就业的确紧张。”小警察说,“上车吧,跟我回分局做笔录。”

邹远心不在焉地坐上摩托车,于锋把头盔给他戴上。

他的头比较小,头盔不好戴,都挡住眼睛了。于锋给他调带子的长度。

看起来很失落啊。于锋想。

邹远安静地让他调好带子,于锋坐上车,呜呜呜地开回了分局。

 

其实他已经下班了,刚站起来打算换衣服就收到了出警通知,往外跑。

回了警局,给邹远做完笔录。所长说辛苦了小于,每天都让你加班。

于锋嗯了一声,就回去把衣服换掉了。现在是冬天,穿了件厚风衣,一出门,邹远居然在派出所门口,看那张警察名单出神。

“怎么了?”于锋问。

邹远被吓了一跳,原来是在发呆。

“很重要的面试吗?”于锋看出来了。

“嗯,是个试镜。”邹远说,“我……我挺喜欢那个角色的,练了好久呢。”

角色是个弹药专家。

“那我请你嗦粉吧。”于锋说。

“啊?”邹远跟上两步。

“你心情不好,我就请你唆粉。”他把邹远带到他们派出所附近那对小夫妻开的桂林米粉店,“螺蛳粉,要不要?”

 

三、冬


于锋不喜欢演员,也不喜欢导演。

他还不在这里当片警的时候,管辖的地方靠近影视城。有次抽查夜总会,抓到个肥头满脑的副导演,带着两个年轻漂亮的小演员玩双×。

于锋想按强×抓,那两个小演员却一口咬定是自愿的。

自愿的。

于锋觉得挺恶心的。

两个年轻的女人衣冠不整的,多好的年纪啊,为什么这么糟践自己呢。

刚好这块城中村改造,原来的老警察调走了。于锋忙不迭申请到这里来。

这里没什么人愿意来。以前夜总会附近,抓嫖的抓赌的抓毒的,三天一小功三月一大功,老板们谁都不敢得罪他们;而城中村这里,每天不是这对闹离婚就是那个要跳楼,老奶奶跑了猫老大爷忘了钥匙。没人愿意来。

于锋主动申请了到这里来。

所以他看邹远没被选上试镜,不知道怎么还挺庆幸的。邹远长得干干净净的,要是离那个圈子远一点就好了。

什么人会想当演员呢?无非是想大红大紫万人称臣。于锋觉得有点可惜,邹远怎么就想当那样的人了呢?

 

邹远再一次看到于锋的时候,他突发奇想又想吃桂林米粉,于是饶了挺远路去吃。看到路边围了很多人。

他一抬头,看到一个老旧的楼里,四楼,一个警察正在空调室外机上慢慢移动,而防盗网上面,挂了一个哇哇大哭的小孩子。

邹远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他努力去看,终于看到那个警察,就是上次请他去嗦粉那个警察。

他叫什么来着?

做笔录的时候提过,但是他忘了。

这里太老旧,消防车根本开不进来。消防员们已经在路上了。但是于锋等不及,每多等一秒,小孩子就要多危险一分。

小孩子脸都已经哭紫了。

邹远站在原地往上看,血都凉了。为什么要于锋去做呢?好危险啊。

于锋也就是一个、肉体凡胎的普通人。只是穿上了一身警服而已,他不是超人啊。

他站在原地,努力抬头望。下面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还有电视台的。

不要拍了啊,你们都走啊。邹远想,他真的……好危险啊。

于锋抓住小孩子的那一刻,消防员终于赶了进来。下面掌声雷动,邹远抓了抓满手汗,抬头去看于锋。

夕阳在他身上披上光,他觉得他就是个英雄。

 

于锋把孩子安全地送给消防员,从邻居家的阳台翻了回去。脚踏实地的时刻,才擦了擦额头的汗。

现在才意识到害怕,他一低头,手上被刮了个大口子,很疼。

邻居好心的带他去清洗上药,一直夸他太英勇了。有没有对象。

于锋谢绝了留饭的好意。记者推着摄像头进来,他皱了皱眉,拒绝了采访。

他站在那里等围观的人渐渐散去才出来,想起自己的警帽不知道掉哪了。

糟糕,这可是违反纪律的。

刚刚在上面,实在太紧张了,根本意识不到。

于锋下意识要回去找,就听到一个声音说:“哎!”

他抬起头,上次的小演员捧着他的警帽:“有点脏了啊。”

警帽不知道掉到哪里了,脏兮兮的,邹远努力在拍干净。

“没事儿。”他舒了一口气,“吓死我了,丢了就要写检查了。”

邹远笑起来,说:“那个,你叫什么啊?”

“嗯?”于锋抬起头。

“我可不可以请你嗦粉?”邹远抬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你叫邹远。”于锋说。

“啊?”邹远吃了一口螺蛳粉,“你怎么知道。”

“上次做笔录你说了啊,忘了?”

邹远真的忘了,他当时心不在焉的。

“我叫于锋。”于锋说,“利刀锋,不是山峰的峰。”

“嗯,于锋。”邹远说,“记住啦。”

两个人埋头嗦粉。

“最近还好吗?”于锋问。

“还好吧。”邹远说,“接了个小角色,首长的勤务兵。哈哈。”

“什么时候播?”于锋说,“叫什么,我记得看。”

“噢噢!”邹远来劲了,“你知道最近K市台播的那个剧吗?那个方言剧。”

“知道。”于锋说,“但我没看过,我不是K市人。”

挺有名的地方剧,但是他听不懂方言,就没看过。

“啊?哦,没关系,有字幕的!”邹远很开心地说,“我演那家人的小儿子啊。每天七点开始播……现在,啊,七点零六分……”

于锋抬起头:“那个?”

“嗯?”邹远背对电视机的,回头去看,“啊,就是这个!”

刚好放完片头,邹远转过来,和于锋一排:“我记得这集,马上就到我了,嘿嘿。”

于锋嗯了一声,擦了擦嘴,和邹远一起看。

邹远一边给他解释K市方言(比如“骂”叫“操”),一边去看屏幕里的自己。

“其实这是两年前拍的啦。”邹远说,“我那时候还在上大学呢。”

“你几几年的?”

两个人交换了生辰,邹远比于锋小一年。

老板娘端着螺蛳粉出来,看看电视机,再看看邹远;看看邹远,再看看电视机:“咦?”

邹远笑得很开心,于锋觉得很暖。

他给老板娘签了名,老板娘还送了他两瓶冻奶茶。

“我也有粉丝了,嘿嘿。”邹远特别高兴。

“你怎么选上的?”于锋突然问。

“啊,噢噢!电视台来我们学校选的,我会说方言,长得又比较小……最后就选我啦!……当时选角就在我们学校礼堂啊,好多人,我好紧张的,抽到了一个不吉利的数字!十三号!然后呢……”

他看起来非常高兴的样子。

于锋拿着冻奶茶,心里想:太好了,他不是那样的人。

 

四、春


邹远后来红了。

很突然的,于锋在报纸上就能看见邹远的消息了,在网上,也能看见邹远上热点。他多了很多粉丝,也有很多关注。

于锋最近心情很差,很烦躁。有天去商场抓了俩摸钱包的,两人反抗得很激烈,还骂骂咧咧。

他也不是故意的,就用手铐砸了其中一个人的手腕。

结果那个人刚好手腕骨折没有完全好,这下砸骨裂了,告他。

于锋被暂时停职了。

他心情很郁闷。

逛着逛着,就到了第一次遇到邹远的地方。

那时候邹远在这里租房子,现在肯定不会了。那时候他没钱,现在……

正说着,他身后有人说:“于锋?”

于锋回过头,邹远戴着个黑框眼镜,穿着很干净的衣服。

“你还住这里?”于锋很惊讶。

“对呀。”邹远说,“这里很好啊,我那时候身上就几百块钱了,房东没叫我交押金呢。是个超好的人……门口的小姑娘也好甜的,经常送水果来给我吃啊。”

虽然是超市烂掉的打折水果,可是小姑娘会洗干净,把坏的地方挖掉,再撒上酸梅粉送过来。

邹远走向他:“你吃晚饭了吗?”

“没。”于锋说。他实在没什么心情吃晚饭。

“请我吃饭好不好啊。”邹远说,“我……我试镜又没过。”

他很失落,谁知于锋看上去突然神采飞扬起来。

“好,去吃。”于锋说。

“你呢,你过得好吗?”邹远跟上他,问。

于锋走得好快啊,大踏步的。

不好,非常不好。于锋说:“好。”

“那你是该请我吃饭。”邹远说,“你过得不好的时候告诉我,我请你嗦粉。”

于锋点点头,邹远又说,“我演首长的勤务兵的那个电视剧,要播出了啊。”

“好。”于锋说,“几套?我不值班的话就看。”

“我二十四集死啊。”邹远说,“你记得看那一集,我觉得我表现得可好了。”

于锋笑了:“好,我记住。”

他们慢慢往外走。

 

五、夏


吃完鸡丝米线,两个人去散步,路过了电影院。

“啊!”邹远指着海报,“叶导演!”

于锋抬头一看,还真是。

“真的要上了啊!”邹远赶紧去看海报,“怎么还没上映?唉,好想看啊。”

距离上映还有一段时间,电影院已经把海报贴出来了。

他后来才知道,于锋的脸的镜头都被叶修剪掉了。

虽然于锋也不打算走演艺这条路,但是邹远还是觉得挺可惜的。

因为他自己被剪掉脸太多次了,实在是非常怨念。

电影院门口有卖电影杂志的,邹远扫了一眼:“想买这个电影相关的专访看看。”

于锋等他买了,邹远打开:“噢噢噢!蓝编剧!”

他指给于锋看,于锋看了一眼:“嗯。”

“太好了!”邹远说,“我好想他啊!我觉得我们是一类人。”

……都当过小透明,好巧。

不过谁不是呢,每个人都曾经是个小透明。后来开始发光发热。

天已经黑了,邹远读访谈,于锋说:“先别看了,回家再看吧。”

邹远说好,小心地把杂志放回塑料袋里。

“之前蓝编剧和我说要不要看粗剪过的片子,我说不要,想自己去电影院看。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现在同一个大屏幕上啊。”

于锋不想演戏,他问过了。

“你很遗憾吗?”

“有点。”邹远点点头,“因为这是我喜欢的事啊。我喜欢的都希望你也喜欢。”

因为我喜欢你。

“至少我不讨厌。”于锋说。

至少我现在不讨厌了。

“我喜欢表演。”邹远说,“就是……喜欢那种感觉。”

于锋回过头,他看着于锋说,“就像你喜欢当警察一样。”

“嗯。”于锋说,“我很喜欢当警察。”

“那太好了啊。”邹远笑着说,“我们都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我们也都在喜欢着值得喜欢的人。


END

来源:一颗花生。

评论(5)
热度(321)
© 一颗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