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HP]五次蓝河给叶修寄了吼叫信,一次叶修回信了

充满诚意的点梗第二发><这次是 @薜萝 的想看hp的叶蓝林方

呼声很高呀,得到了 @Ocard  @消夏。  @灼华胜桃夭  @木野叶 的积极响应。

兴欣全员狮院&微草叶秋蛇院&蓝雨全员+老林鹰院~(老林:……?)


[叶蓝][HPparo]五次蓝河给叶修寄了吼叫信,一次叶修回信了

 

01

在霍格沃茨的第一年,蓝河第一次给叶修寄了吼叫信。只是因为他新学了吼叫信的寄送方式,觉得这样比较有趣。

叶修是霍格沃茨近些年来收吼叫信最多的人,他在隔壁斯莱特林的弟弟,常常用这种方式传话给他。最常见的场景是,在午餐时间,所有人坐在金碧辉煌的大礼堂中。一封红色的吼叫信从猫头鹰的脚上掉下来,砸在叶修面前的餐盘里。

他身边的格兰芬多同学发出一阵惊呼,而叶修飞快抽出魔杖,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它销毁了。继续埋头吃他的午餐。

“你可以看看的。”他旁边的苏沐橙愉快地说,“我猜是质问你为什么又违反了校规。”

“可我是级长。”叶修满不在乎地说。

 

“就是这样。”蓝河把脑袋从厚厚的魔咒学课本里拿出来,挥舞了一下魔杖,“嗯……我想写一封吼叫信。”

“我也想写。”同样是一年级生的方锐说,“我要寄给你们学院的林敬言学长,你知道,我追求他很多年了。”

蓝河在拉文克劳学院,也听说过方锐说的他的“表哥”,毕竟有魔法血统的家族中,沾亲带故的不算少有。方锐喜欢上“表哥”,也是情理之中。

“我想寄吼叫信,只是试着玩玩。”蓝河眨了眨恶作剧的眼睛,“呃,我还没有想好寄给谁,要不我寄给你?”

“你可以寄给我们学院的级长。”方锐说,“反正他永远也不会打开吼叫信,你可以用来检测你的魔咒是否好使。”

方锐翻开吼叫信的红色信封,“这里有……说明书。嗯,我念念看,一:打开吼叫信封……”

 

两个人很快写好了吼叫信。

“你给叶修寄了什么?”方锐好奇问,“我念了一首情书,是赛迪那《一锅火热的爱》的歌词。”

“这太丢脸了。”蓝河忍不住说,“如果是我的话,大庭广众之下收到这样一封吼叫信,会和你绝交的。”

“无所谓。”方锐说,“谁让他不喜欢我,我是不会让他好过的。”

在午餐时间,拉文克劳的林敬言收到了一封格兰芬多寄来的吼叫信。

他笑眯眯地听完,吼叫信在桌上烧成一团灰,林敬言挥动魔杖把它清理了。

“太可惜了。”他说,“我本来还很想留个纪念。”

 

叶修也抽到了一封吼叫信。

或许是寄信人很低调的原因,这封吼叫信并没有如同平常那样掉在午餐时间的餐桌上。课间的时候,一只业务不太娴熟的猫头鹰跌跌撞撞飞进了走廊,落在他肩膀上。

“怎么了?”和他一起的陈果说,“你弟弟又给你寄了吼叫信吗?”

他拉着低年级的唐柔和同级的苏沐橙,一起跑远了,“祝你看得开心!有办法在燃烧之前就销毁吼叫信的高手!”

 

叶修很无奈,猫头鹰在他魔法袍的肩带上蹦蹦跳跳,还用嘴去啄,不愿意走。

“你是不是饿了?”叶修说。

他看到猫头鹰的小脚上挂着名牌,它叫“吸血光剑”,有趣的名字。

吼叫信摇晃着,就要自己打开了,猫头鹰吓得唧唧叫起来。

“好吧。”叶修挥舞了一下魔杖,吼叫信被浸湿了。

这是他自己发明的咒语,专门为了对付来自斯莱特林的吼叫信,还抬高价格把咒语卖给了一些赫奇帕奇同学。

被浸湿的吼叫信挣扎了几下,很快就失去了魔法效用。“临死”之前还吱了几声,叶修听到信主人的声音,似乎是个他没听过的男孩的声音。

猫头鹰叫了几声,飞走了。

 

02

“这是二年级的圣诞节假期,我在给你们写信,祝你和爸爸玩的开心……”

蓝河坐在公共图书馆,给家人写信。他的家人们决定去外地旅行,而蓝河的报告没有写完,暂时走不脱。可是家里人并不愿意多等他一个星期。

想到这里,他有点愤慨。重新写了一封吼叫信,怒斥道:“你们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旅行!!”

声音有一点大,他看到图书馆的管理员费奇走了过来。马上藏起了自己的吼叫信纸。

身后一个人挥舞了一下魔杖,说了一句“闭耳塞听”。

蓝河回过头,看到叶修,抱着一些魔咒学的书。

“这样比较省事。”他和蓝河解释,“介意我坐这里吗?”

蓝河立马摇头:“……没有,不介意。”

叶修坐下来了,蓝河顿时很紧张,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他把信藏到书背后,心不在焉地继续写报告,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写够了一张羊皮纸。

叶修还在看书,蓝河瞥了一眼,是《霍格沃兹,一段校史》。

这有什么好看的?

他又偷偷看了一眼,果然,在《霍格沃兹,一段校史》中,隐约夹着一本书。

叶修发现有人在看他,放下手里的《黑魔法密文记录》,勾勾嘴角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蓝河立马低下头:“那个……我要先走了。”

叶修看到他的草药学课本,问他:“要帮忙吗?”

看他不说话,又说,“王杰希都打不过我。”

斯莱特林的王杰希是草药学教授的得意门生。

蓝河拍了拍有点红了的脸:“好……谢谢学长。”

叶修帮他看了一遍草药学的报告,说:“怎么这么多错。”

蓝河快惭愧死了。

“逗你的。”叶修说,“写得还不错,对一年级生来说很好了。”

“我是二年级的。”蓝河忍无可忍,憋出来一句。

“哈,看不出来,不错啊,都上二年级了。”

要不是知道打不过他,蓝河举魔杖的心都有了。

“坐过来一点,我跟你讲讲。”叶修说。

蓝河默默地坐了过来,还是不敢靠近,叶修很奇怪:“干嘛离那么远?”

因为很紧张啊,传说这个人是打遍霍格沃兹无敌手的斗神,一言不合就要对你放咒的。

叶修帮他改了报告,蓝河走掉了。

可是因为太紧张,落下了东西,是那封本来要寄到家里去的吼叫信。

叶修走的时候才发现这里还有一封吼叫信,还没写完。他随手塞回信封叠好,才意识到不对。

吼叫信就要炸开之前,他把他销毁了。

真是不好意思,他想。

对了,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来着?

 

03

第三年,蓝河的猫头鹰长大了,也不再那么蠢蠢的,丢三落四。

蓝河去猫头鹰棚里找他,又看到了叶修。

“你也来找你的猫头鹰吗?”蓝河问他。

他不确定叶修是不是还记得他。

叶修眯起眼,想了一会儿,似乎在回忆他是谁:“不,我没有猫头鹰。”

蓝河的猫头鹰蹦蹦跳跳,操纵着自己滚圆的肚子爬下来了。

“没有猫头鹰?”蓝河想了想,他的猫头鹰落在自己手背上,蓝河伸出手把猫头鹰递给他,“你要我借给你吗?”

叶修被他逗笑了:“不用,我没有想写信的人。”

“喔……”蓝河说。

他把吃的东西喂给自己的猫头鹰,因为他的室友怕鸟,蓝河没法在寝室养自己的猫头鹰,只好放到公共的猫头鹰棚里来。

霍格沃兹有很多公用的猫头鹰在,叽叽喳喳,很吵闹。

这里离校区很远,天空很高。蓝河坐在了叶修的身边。

“你的猫头鹰?”叶修看到他的猫头鹰,“我总觉得有点眼熟。”

“是吗……”蓝河说,“它叫做吸血光剑,我刚上学的时候,我妈妈给我买的。”

他想起刚拿到霍格沃兹录取通知书那一天,他们全家一起去对角巷买课本和学习用品,是个很开心的一天。

蓝河把猫头鹰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跟叶修说:“你想寄信的话,可以寄给我啊……”

叶修偏头去看他,现在是春天,然而今天没有太阳,凉凉的风吹过来。猫头鹰们在棚子里吵吵闹闹,吸血光剑在他们面前啄食。

“呃。”蓝河觉得自己话多了,“要不我给你写信也可以……”

他打开书包,从笔记本上撕下来一张纸,手指翻飞,叠出了一个好看的信封。

蓝河在信封上面写下:叶修学长,格兰芬多,霍格沃兹

他想了想,写了一封吼叫信。吼叫信里面没有别的东西,只有风声、猫头鹰的叫声,还有他们两个聊天的声音。

蓝河把吼叫信封上了,送给了叶修。

“这是第一次收到吼叫信不是痛斥我的。”叶修感慨地说。

蓝河笑了,叶修很拉仇恨,树敌很多。经常有人给他寄吼叫信。

他抽出魔杖,对蓝河说:“拆开烧掉就太可惜了,还是留着吧。”

说完念了一个咒语,吼叫信在原地像开水烧开了的水壶一样突突突了一会儿,偃旗息鼓了。

叶修把它叠了叠,揣进衣兜里。

“哦,我加强了一下这个咒语。”叶修说,“收的吼叫信太多了。”

蓝河笑了,叫吸血光剑的猫头鹰在窗台上啄吃的。他们在窗台坐了好一会儿。

“你常来这里吗?”蓝河问他。

“还好吧。”叶修说。

“希望以后还能常见到你。”蓝河鼓起勇气说。

 

04

蓝河四年级了,叶修是在霍格沃兹的最后一年。

方锐来拉文克劳,有急事找他。

拉文克劳学院的鹰状门环的问题是“为什么流氓和盗贼总是在一起”?

这是什么问题啊!方锐根本不知道,没有听说过什么是盗贼和流氓。

可是回答不上来问题,就不能进去了,只好在门口等着下一个人进来。这样可以学到知识。

方锐在等蓝河,林敬言过来了。他赶紧转过身把自己趴在墙上,捂着眼睛,这样林敬言就看不到他了。

鹰状门环又问了一遍“为什么流氓和盗贼总是在一起”?

林敬言想了想:“是因为相似的人总是相爱吧。”

啪嗒,门开了。方锐小心地问:“你能帮我找一下四年级的蓝河吗?”

“嗯?”林敬言问,“不是找我?”

 

方锐找蓝河,三强争霸赛开始了。

“我也想报名。”方锐说,“我找到了一种可以让年龄变大的药水……”

“这样是不行的。”蓝河跟方锐站在火焰杯前,看到学长们把有自己名字的小纸条丢进去。

每投进去一个,火焰杯就发出蓝色的光。

“很危险啊。”蓝河说,“嗯……今年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的代表据说会是韩文清,还有布斯巴顿魔法学校,呼声最高的听说是周泽楷。”

“可是只有这一次机会啊。”方锐说,“不想错过。”

一个人手插着口袋,很随意地把有自己的名字的小纸条丢进了火焰杯里。

“老大万岁!”一个格兰芬多的人欢呼道。

金色红色的狮子旗,欢呼声要把他淹没了。

也有看不下去的几个其他学院,嫉妒地说这还没比赛呢就跟得奖了似的,到时候火焰杯不选你参赛看你怎么办。

“是你们学院的叶修啊。”蓝河说,“听说我们学院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也报名了。”

“我一直觉得黄少天不像你们学院的。”方锐和黄少天也认识,“他怎么不在我们学院呢。”

“好像是说他分院的时候,本来要被分进格兰芬多,结果他话太多了,好吵好烦,分院帽生气了,差点把他分去赫奇帕奇……最后才分去了拉文克劳。”

叶修报完名,也很随意地走开了。人们都在欢呼,蓝河从人群里面看着他。

很危险啊,他想。

 

叶修又双㕛叒收到一封叶秋寄来的吼叫信。

他今天心情很好,所以所有吼叫信都没拒绝,打开看了。

“笨蛋哥哥!谁让你参加那个危险的比赛的!”叶秋吼了一大堆。

叶秋级长正在斯莱特林巡视午餐,发现引起了骚乱,脸黑了黑。

叶修倒不是很介意,摆摆手,继续吃饭了。

一边吃饭,一边听其他的吼叫信。

有一些欢呼喝彩的,有吹捧告白求舞伴的,也有威胁他不要挡别人的路的。

叶修跟听广播似的。

 

蓝河也给叶修寄了一封吼叫信。

“我喜欢你,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说。”

等叶修通过这次三强争霸赛,应该也会越走越远了吧。

蓝河静静地在猫头鹰棚坐了许久,猫头鹰飞过来飞过去,也没有勇气寄出去。

最终,他还是用叶修教给他的魔咒,敲了敲这封吼叫信。

还是不要寄出去了吧。

 

05

蓝河五年级了,叶修已经毕业了。

叶修和黄少天在魔法部当傲罗,林敬言则在预言家日报工作,喻文州留在霍格沃茨教授黑魔法防御术。

蓝河也要开始准备O.W.Ls普通巫师等级考试了。

叶修代表霍格沃茨参加了那届的三强争霸赛,拿到了冠军。

中间当然有各种各样的阻挠与危险。好在最后获得了很好的结果,他也成为了载入史册的英雄。

蓝河想,他安全就最好了。

他给叶修寄了一封吼叫信,里面是他获得冠军后整个霍格沃茨响起的惊叹和欢呼声。蓝河觉得这种荣誉,是很值得珍藏的,希望可以送给叶修。

具体到他会不会拆开,蓝河不去纠结了。他想渐渐把这个人忘掉。这是每个人的学生生涯中都会有的一段旅程。

 

喻文州成为了拉文克劳的院长,要和每一位准备O.W.Ls考试的学生谈话,分析他们以后的方向。

可是蓝河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什么清晰的想法,他很迷茫。

“还没有想好吗?”喻文州问他。

“没有……”蓝河说,“我觉得……我想做的事情挺多的。”

但是总是做不好啊,他懊丧地想。

“没关系。”喻文州微笑着说,“等你有想法了,可以告诉我。”

“黄少天学长现在是在当傲罗吗?”蓝河问。

“是啊。”喻文州说,“少天前几天还提起你。”

“那太好了。”蓝河有点兴奋地说,“那我也可以当傲罗吗?”

“看你自己。”喻文州说,“我们学院在魔法部工作的人也很多,如果你对某些岗位有兴趣,也可以和他们聊聊。想认识谁的话,我可以从中帮忙。”

“真好啊。”蓝河想了想,“有机会我也自己去看看魔法部。”

 

没过多久,喻文州在黑魔法防御术的课上说了一件事。

他的成绩非常好,尤其是天文学和魔咒学,不知为何却选择来教授黑魔法防御术。

“你们想认识傲罗吗?”喻文州说,“我找到了一位傲罗,请他来霍格沃兹讲座,讲一节黑魔法防御课。”

“是黄少天吗?”不少人兴奋地窃窃私语。

“少天最近有任务要出,我请来了别人。”喻文州说,“具体是谁我还想保密,希望下周这节课大家都能按时到堂。”

很快就下课了。

“蓝河。”喻文州叫住他,“这个给你。”

他拿出一封吼叫信。

 

方锐说他很饿很饿,先去吃饭了,蓝河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打开了吼叫信。

很紧张,怕它突然叫起来。

只是谁会给自己寄吼叫信呢?他的人缘很好,更不可能得罪了谁。

 

蓝河打开了吼叫信。

里面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人高声吼叫,只有霍格沃茨亘古的风声。在城堡的高楼石墙和郁郁树丛中传来。

蓝河知道,有人在等他。


—END—


上一发戳这里:[林方]我负责的作者沉迷荣耀后装死不交稿怎么办在线等

讲到HP,我有个真情实感爱了很多年的CP,不知道有没有人萌SBRL。

高中的时候在鲜网很吃力地看过很多文,都好好看,可惜现在很多都找不到了……


评论(58)
热度(737)
© 一颗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