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树洞:我本命恋爱了对象好像是个直男怎么办QAQ

1L

楼主心好塞啊。

本命是个二线小明星,前几天日常STK的时候,发现他好像脱团了,妈的我还找到了对方的微博,楼主哭着在地上爬了一会儿(……)颤抖着加了那位的关注。

加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唉,那个头像就是中老年人的绿茶.jpg啊。

不瞒你说,我开始还以为这是我本命他爸。

楼主开始没意识到,关注了。


话说我本命很时髦,审美也很正,他是基佬我并不是特别意外。

我只是担心他被人骗!我真的!很担心啊啊啊啊啊。

妈的一夜之间从女友粉变成亲妈粉,我去哭一哭。


9L

哭完了,我回来了,谢谢楼上的妹子们,抱抱。

哦,他对象我是不是该叫本命的相方。


那好吧,相方是个非常无趣的人,微博背景自带的原始凉茶小花朵,素得像个僵尸号。

发微博发的还是蛮勤的。

我看样子好像是个医生,还会做饭,唉,挺加分的。

但是真的很直男。

不是癌的那种直男,就是说话啊,语气方式啊。

唉,真的很心塞QAQ


14L

我有什么办法,我本命喜欢啊!

他还评论他的微博。

妈的你们知道陈光标发行了新单曲吗??

对!!陈光标!来来来点我试听《让你快乐让你瘦

相方分享了这首歌,发了四个字“健康减肥”。

舞草,然后我本命就回复了,本命说:你都不分享我的歌!!


我去,吐血,扑面而来的恃宠而骄。

然后四分钟后相方就分享了我本命的新歌。

于是就被搜到了,我本命的粉丝说你没有带tag,不能打榜,在评论里教他打榜,一个人最多可以打30次。

然后相方就勤勤恳恳发了三十条微博,都带tag,注意了一下发送端,都是手动。

………………………………哦。


21L

除了给我本命打榜,他还经常转发。

比如人民日报发的什么,你知道吗?三十种食物可致癌!

相方:假的。

你们知道我脑补了什么吗??我脑补了相方在朋友圈里,一条接一条分享朋友圈辟谣。

中间夹了一条给我本命的刷榜拉票。


好烦啊,还有点萌???


29L

我真的很心塞。

陆陆续续也有别的迷妹儿知道了相方的微博了……

据说有人私信他,说了一堆内心的困扰和烦恼,追了本命很多年了,什么的。

还被相方认真回复了。

那个妹儿说:好感动啊,我都哭了,感觉在和我高中最喜欢的老师一起谈话,我转粉了。

……叛徒!


34L

相方今天下午去爬山了。

说是跟医院的同事们一起去爬山的。

还发了一张照片。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咬定他是直男吗???就是这个拍照方式!!!

本命你给他手机下个滤镜行吗???美图秀秀都好啊!!!

加个滤镜啊求求你了啊!!!


37L

直啊。

真是太直了。


我好难过啊。

还有看到他说要做一个医学报告。

用的是Word2003……………………

还用的自带模板。

没看到下一张,可能还有华文彩云艺术字吧……………………


42L

我又去冷静了一下,又去看了看相方发的照片。

评论里有人认出来是N市。

粉丝数简直肉眼可见的在飞涨。

好生气,萌本命的时候有很多情敌,萌他相方的时候也有。

屁!!!我并不萌直男!!!

我只喜欢我本命这样子的小基佬!!!!


49L

楼主回来惹。

相方做菜还是挺好看的样子,不用滤镜也能看出来的好看。

我本命G市人,看出来这个菜也是用了心的。

但是这个青花瓷的盘子!!!超市三块钱一个的碗!!!啊啊啊啊啊我本命怎么会和这么不时尚的人在一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59L:

对了,我是怎么发现本命脱团的……

哦,还是那个该死的点赞。

我本命点赞超级勤奋,前几年他还会搜自己的tag

什么黄金右手。

手滑就点上赞,时间都是睡前。

我们每天都发微博等着他临幸。


上次他就点赞了相方的微博。

前几天不是520嘛,相方发微博:

急诊室来了两个年轻人,表白过后一个要去吃鸡公煲,一个要吃麻小,结果一言不合,打起来了,只能在医院过520。其实他们不知道,这一天不管是鸡公煲和麻小都是没有座位的。

………………好无聊的微博!我本命回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不懂本命了,愧对我自己的粉籍(撕周边


然后相方的微博就这么暴露了。

我本命哈完又回了他一条:还没下通告,累感不爱。

相方回他:别急,我去接你。

哦…………………………我本命就这么出柜了,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77L:

来啦来啦。

晚上有点不开心,心塞得饭都没吃下,呜。


来继续说吧,我粉本命挺多年啦~还有大半年前他被前一个经纪公司雪藏过,好在现在找到了很好的公司,为他高兴www

我本命是那种很乐观很积极的人~一直爱着世界的那种。

然而他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不仅要暗恋,还想跟全世界谈恋爱,恋爱不够,他还要结婚,要晒幸福秀恩爱,简直有点积极乐观过头了…………(???

还有好多人都猜到本命是谁了><以及说三次元认识相方的,我???



89L:

舞草。

今天是星期五。

本命有真人秀节目。

根本没有心情做事,守了俩小时赶上直播!


128:

…………………………………………。

QAQ


144L:

妈呀这就是相方吗。

我转粉了!!!我再也不黑他了!!!直男怎么啦???直男也是一种气质!!!


168L:

是这样的!!!!!!

本命的真人秀,是最近很火的职业体验!

他抽中了,卖早餐!!

支馄饨摊!!!


然后开头就选摊位,他看地图,一眼选了医院!工作人员问他为什么选医院,他说因为有很多医生加班都很辛苦,他要给他们送去热乎乎的关爱!!

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哦……N市……这个节目组……就在N………………………………

于是他就前一天睡得特别特别早八点多就睡了,第二天四点起来卖馄饨。

馄饨当然……不是他包的=_=,不过是他煮的O///O然后他就去医院门口卖馄饨了。

还有卖杯装的豆浆和酸奶,本命支了摊就拿了一杯酸奶开始喝,看到摄像机看他他就很不好意思地摸摸牛仔裤口袋,掏出来五块钱丢进了自己的小皮桶里。

旁边工作人员说:你这是不算在自己的销售额度里的。

(他们有标准,要卖够钱才算完成任务)

本命:啊?那我不喝了。

我本命眼睛长得特别好看!!!水汪汪的!!!他自己说是特别真诚!!!总之就是超可爱!!!


他先卖了几个小护士,然后来了个他认识的人。

反正我本命一抬头看到他,眼睛就亮了QAQ也不说话,就这么眼睛亮亮看着他。

相方也不说话(……)好矜持啊,早上还下了小雨,烟雨蒙蒙的。

本来挺浪漫的……如果我本命不顶着早餐车的大棚伞的话……………………。


本命特别积极问他要不要买早餐~那个人说好他要四份。

虽然都没说,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认识的啊,我本命好像一直在等他终于如愿以偿一样的满足…………………………。

打包完了馄饨,他就问相方,要不要买酸奶~相方也说好~他又问那要不要买豆浆呀,相方说好。

买了酸奶,相方就把酸奶放到他面前:小老板辛苦了,请你喝。

那个神情,艾玛,特温柔,特深情,面带微笑。

……………………………………我一下就被击中了。


形容一下相方吧,相方穿着衬衫西裤,没打领带,戴着眼镜,长得挺斯文。打着一把很土很土的伞,那种……………………咖啡色深蓝色黑色相间的格子颜色的伞……………………。

大概长这样:


_(:з」∠)_………………………………………………

你们看我说他是直男是不是一点都不冤枉他?????

我就在这时候才意识到他是相方的……反正我本命就笑嘛,笑得可开心了,我当时真的想喊这个笑容由我来守护,可是他已经不归我守护辣呜哇————————————————


然后就被剪掉了。

时间差不多了,就到了下一位嘉宾的镜头了。

节目组一定并没有意识到什么。

呜…………………………………………


208L: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的心情是怎样的(。

究竟是自家白菜被猪拱了呢,还是自家猪终于会拱白菜了呢?又或者自家猪居然是拱猪了???


233L:

QVQ心塞了一会儿,我还是好喜欢本命呀,我再去刷几遍CUT,嘤嘤。

唉希望大家都能睡到自己喜欢的人T^T

如果睡不到,就去买他的限量版周边………………………………………………吧……………………【。


——


再来更新一下,可是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呀……(……)楼主要弃楼了……!


245L:

我又来啦!

心塞了几天以后,发现相方是个非常好的人!我要反省我要忏悔,直男怎么了,直男没人权吗?我们不能搞歧视!

继续说哈,关于怎么发现本命脱团了的~


最开始嘛,是那个真人秀。本命入住以后惯常开行李箱。其实他的箱子我们经常看嘛,他东西看起来都不贵,但是都很低调的奢华……?(啊不是,是精致。

本命经常哭穷的,签了新公司以后天天哭穷。有次一个活动拍花絮,他和某个大神级别人物一组,吃牛肉炒河粉。

这个大神差不多也相当于他的老板了,本命把河粉里面的牛肉全挑出来,说:你看看你看看,这么点,还不够塞牙缝的。

大神说:行了,多大牙缝啊你?

就把本命挑出来那一勺子多一点的牛肉碎沫捞走了。

那个速度,散人快打的速度,厉害!我本命都震惊了,然后差点嚎啕大哭。

大神仇恨值好满好满的。


跑题了,说回箱子!

本命打开行李箱,我们就发现这个箱子特别整齐!衣服叠的平平整整。

一看就不是我本命自己叠的← ←

还有,有个小药箱!我本命从来不会记得带这种东西的(虽然他连自己的签名照都带……)。那个小药箱不大,很轻便,都是一些必需药品。

还有我本命不带杯子的,他喜欢喝饮料不爱喝水,渴了就会随手买饮料喝。行李箱居然有个——杯子!

啊那个杯子,就是那种老年人保温杯。

其实没有很吃藕。

但是身价哇咔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十块钱的杯子。

我本命居然没有嫌弃!!果然本命也变穷了!!!!

真人秀的期间是要上交手机的嘛。

本命的手机壳也是他自己(。)我本命超级自恋的!玩游戏如果他是守擂大将,他要整理发型的。

交手机前他大爆手速疯狂发消息。

摄影机去拍,他立马举高高不让拍,然后继续发发发。

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话,虽然本命相对来说好像本来就是个话挺多的人……。


288L:

交了手机他就去工作啦,我本命工作起来可认真啦!


讲到上次的卖馄饨嘛。

别的消息是我扒来的,毕竟相方都露脸了,这事儿也快瞒不住了(……)相方他……就被人肉了。

虽然理智粉一直说不要这样啊不要这样啊,但是还是耐不住人八卦T T


相方这两天发微博也很少了,要发就是一条:转发微博。

什么健康的饮食方式之类的(……)


我觉得我本命和他在一起,又多了一个困扰,因为我本命很贪嘴呀也很爱玩。

和一个养身专家在一起他会不会很累……。


302L:

不知道能不能说,相方还有个,二级营养师的这个。

那是干嘛的?我百度了一下。

心疼本命一下下,再也不能吃他心爱的麻辣烫了……(……)


359L:

有妹子说忍不住(……?)去找相方看病了。

原来相方是急症科的啊……[微博截图]

:太温柔了太温柔了太温柔了!感觉他看谁都像小孩子,超会照顾人啊……简直就是儿科医生嘛!就是电脑桌面居然不是XX(本命名字,打码!),是自带桌面啊。

评论:……他的操作系统不是XP!!我要为他正名!!!多么不容易!!!


370L:

不说了。

我去生个病。

回来聊(……)


411L:

本命最近在拍戏!

他本来是个唱歌哒,现在转型了!


459L:

我爱我本命!!!

最喜欢他!!!

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更新!!!或许等他出柜吧!!!(


511L:

等等!!

相方发微博啦!!!


三分钟前 来自三星手机

你拍的好[图片]

QUQ!!!!他会用滤镜了!!!啊啊啊啊他会用滤镜了,啊啊啊啊奔走相告啊啊啊啊啊!!(喂


不过这个意思是不是夸拍照的人拍的好啊,其实不是他拍的……

QUQ所以是我本命拍的吗???但是我本命这周不在N市呀???他应该在H市的!!!!!!你们闹啥呢这是???咩咩咩咩咩???


528L

没错啊相方用的就是三星手机……………………………………

!!!!!!!三星怎么啦!!!!哼!!!!!!!!!


——


[林方]小明星和老干部

 

凌晨三点。

林敬言站起来倒水泡茶,今天急诊夜班人不多,医院静悄悄的。小护士跑来跟他说有新挂号的,他嗯了一声坐回原位。那人进来了,是个年轻人,戴着口罩,眼睛红红的,穿了一件格外大的外套,领子拉到最高,脑袋缩在里面。

护士拿来检查单,查过体温和血压了,发了高烧。

“医生我胃疼。”

他刚坐下来,青年就红着眼睛,瓮声诉苦。

林敬言觉得有点想笑,这个语气,怎么那么像“老师他骂我”。

方锐看他站起来,在旁边用热水洗了手,仔细擦干。大概是怕自己的手太凉,冰到他。

“疼多久了?”他在他上腹部的位置轻轻按了按,“这里疼吗?”

“一天半。”方锐缩了一下,“疼。”

“有呕吐吗?”

“嗯。”

“有乱吃东西或者着凉吗?”

“嗯,都有。”

“……胃病病史呢?”

“好像也有一点儿。”

林敬言站起来,叹了口气,老气横秋地说:“你们年轻人,就是喜欢找罪受。”

方锐没接他的话,继续抽抽鼻子:“我还发烧了啊医生。”

“我知道,吃过退烧药了吗?”

“吃了。”方锐讪讪地说,“但是吃完才发现它好像过期了……”

林敬言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笑出声了,手窝成拳在嘴边遮掩了一下。大概是他今天心情意外地好,今晚又很清闲。觉得他可怜兮兮的病成一团,好像很好逗。

“有点严重了,打个针吧。”林敬言开了个单子,“急性胃痉挛,有吸烟史吗?”

“没有。”方锐立马乖乖地说,“能不能不打针啊。”

“行啊。”林敬言挺淡定地说,“你接着疼吧。”

方锐想了想,还是觉得疼比较重要忍不了,皱着一张脸叹口气,把口罩拉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不好意思我擦个鼻涕。”

林敬言手上的钢笔顿了顿,余光看到他低头擤鼻涕,眼睛鼻子红红的,看起来想当凄惨。

“你怎么来的?一个人?”他突然问。

“嗯。”方锐说,“我一个人住,我好可怜啊,唉。”

“一个人住就更要照顾好自己。”林敬言说,“出去叫小护士给你打个针吧,疼着多难受。”

方锐结果单子,干巴巴地念:“问——苯——三——酚——联——合——兰——索——拉——唑——唉,名字好长啊。”

“那是个‘间’字,烧得都看不清了还逞能。”

方锐抬起头,医生带着眼镜,含笑看着他,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别拖了,护士在外面,出去打针吧。”

小护士敲门进来,领他去输液室,看到他的脸,啊了一声。

方锐抽抽鼻子,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屁股,完了完了,要打针了,这么大人了,就算被雪藏过气了,也是个公众人物啊。会不会被拍裸照送八卦周刊,简直了,星途一片惨淡。

好委屈的。

“你们认识?”林敬言有点意外。

“这是名人啊。”小护士有点兴奋地说,“别怕,我带你去打针,嘿嘿嘿……”

林敬言低头,在挂号单上扫了一眼,方锐,21岁,挺年轻的。他随手点开浏览器,打开网页搜索了一下这个名字。

网页照片上一张神采飞扬的脸,对比的刚刚那个病怏怏的脸格外可怜。

 

打完针又挂了一瓶点滴,方锐吊着针,眼睛干干的,连手机都不想玩。靠在椅子上打瞌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拍拍他的脸,他醒转过来,迷迷瞪瞪地看着他。林敬言叹了口气:“有你这样的吗?这么睡又会冻感冒的。”

方锐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是谁,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吊瓶,快输完了,问他:“几点啦?”

“快六点了。”

林敬言换了一身衣服,脱了白大褂,看上去是下班了。

“哦。”方锐鼻子不通气,在口袋里摸摸,拿出纸巾擦鼻涕,一看,空了。

好可怜啊,感觉自己更惨了。

“喏。”

听到一声,面前的人把一包纸巾递到他面前,方锐怔了怔。

那双手骨节清晰、手指修长,又因为长期在医院工作,格外干净白皙。手里拿着一包纸巾。

方锐说了声谢谢,接过来,暗暗唾弃自己是个变态,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忘色胆包天,想轻薄人家医生,摸他小手。

他在心里长吁短叹了一阵。

林敬言当然不知道他内心戏这么多,以为脸红和发愣都是高烧所致:“我去叫护士,再给你量一次体温吧。一会儿外面出租车司机该上班了,你早点回去。”

想想又补上:“打车走,记得吃早饭。”

“那个。”方锐觉得自己有点奇怪,不是很想让他走,又不知道找什么借口,“你还有没有空啊?”

“嗯?”林敬言问,“什么事。”

没什么事,方锐看着自己手上的针头,不知道怎么就说:“……我想上厕所。”

说完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为什么是这么没有风度和气质的事情!

“行啊。”林敬言说,“能起来吗?我带你去。”

方锐觉得自己要喘不过气了,他居然没有拒绝。

林敬言还很奇怪:“怎么了?难道要小护士带你去吗。”

“不用不用。”方锐站起来,“你带我去吧,谢谢了,麻烦你了。”

“没事。”

医院的人渐渐多起来了,厕所也有不少人,跟林敬言打招呼。方锐从脏兮兮的镜子里看到林敬言笑着和护工道早安,好像这里不是臭气熏天的公共厕所似的彬彬有礼、泰然自若。

林敬言转过身:“上吧。”

方锐想,幸好自己脸皮厚,不过这种热血上脸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感觉要昏过去了,都是发烧的错。

他慢吞吞地拉裤子,背着他,内心悲愤不已。自己一个公众人物,先是让小护士在屁股上打了一针,又要站在医生背后解决生理问题。好难过,感觉没脸做人了。

上完了,林敬言也没什么反应,帮他拧开水龙头,让他洗手。方锐一只手悬空挂着水,另一只手单手不方便,林敬言又帮他抽纸巾。

天吶他太好了。

他病了好几天了,可是现在没有助理、没有室友,连经纪人都没有。以为自己就要横死在房间里,挣扎着来医院,终于遇到了雷锋。人间有人情世间有真爱。

“雷医生啊……”

“嗯?”

“哦,不是,林医生,你吃早饭吗?我请你吃吧。”

“不了。”林敬言说,“医院边上的早点摊都不干净,你最好也别在这吃,自己做比什么都安心。”

方锐点点头,林敬言把他带回输液室坐好:“我下班了。”

“好。”方锐说,“那你一路顺风。”

不对,“……一路平安?”

真是烧糊涂了,也不知道说什么话是对的,只是,连看他都觉得这么好看。

“嗯。”林敬言说,“再见。”

方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林敬言有点无奈:“好了,说不定还能见面的——如果你再不好好穿衣服和吃饭的话。”

“啊……?”方锐一时没反应过来,看林敬言走了才悠悠地想起来,他这是约我明天见的意思吗!?

可是如果为了见他,还要再生一次病,再打一次针输一次液,这也太惨了。

方锐悲从中来,心里非常酸苦。

 

拔掉针输完液,回来洗了澡又昏睡,晚上吃了点东西,继续昏睡。

梦里一直有个人照顾他,声音很温柔,好看的手也很暖和。太美了不想醒。

这么好的人,和他生活一定很好。

可是一起来屁都没有,方锐觉得凄惨极了,坐在床边吟咏了一首《声声慢》。 

悲伤地想写一首单身情歌。

 

第二天精神了许多,方锐又往医院跑。

他得把自己的宝贝哈雷骑回来。

那天凌晨三点太晚了,打不到车,他干脆骑摩托过去,大半夜的冷得要命,特别作死。

他打开电脑,找到医院官网,一页一页查值班医生时间表。想找个借口去看他又实在不想再生病了,恨不得做个写“悬壶济世、妙手回春”的大锦旗给他挂着。

那好歹能见一面啊。

林医生今天不上班,他恋恋不舍地又看了一眼医生名单,把那个人寥寥几行的介绍看了一遍又一遍,才截图存到手机里,揣在兜里带着走。

到了医院,把自己的摩托车找到,看车老大爷说过夜了,居然要收他八块,真黑心。

现在被雪藏,无业游民,还要攒一笔钱,等着如果毁约要交给经济公司的违约金,真的很穷啊。

医院附近有家超市,他得买点东西,这几天好好吃饭,不能再生病。

方锐把摩托停下来,一进门,看到款台那里有个人在付钱,他一下就站住了,恨不得转身就跑。

林敬言买完东西,抬头,看到他。

“病好了?”他问。

“嗯嗯嗯。”方锐使劲儿点头,“你还记得我啊。”

“对啊。”林敬言说,“又穿这么少,看来明天我还得见你一次。”

这边挡着门,他往外走,没想到方锐也跟着走。

“怎么了?”他问。

“也没什么。”方锐说,“你怎么回去啊,我送你好不好。”

“为什么?”

“为了表达感谢!”顺便知道你家住在哪。

“不用了,我开车。”

方锐哦了一声,没注意到他声音带着笑意,见林敬言走了两步,站到一辆电瓶车边上,把买的东西放进车篮。

……这能叫开车吗这只是骑车啊。

电瓶车旧旧的,款式也很老土。林敬言拍拍坐垫:“好了,真不用送,我就住着附近,很快的。”

他把钥匙插上,拧亮,问方锐:“吃过饭了没?”

“没有没有没有。”方锐赶紧说,“我一天没吃饭了。”

林敬言笑了:“没吃还这么自豪。”

方锐脸上写着:你看我好可怜啊你快请我吃饭不然我昏倒在你家门口。

“好吧。”林敬言说,“上来,请你吃个饭。”

他拍拍后座,挺温柔地对方锐说。


——


[林方]小明星和老干部 2

 

手机在枕头底下震了没两下林敬言就醒了,关掉闹钟坐起来。天气渐渐热起来了,方锐揉了两下眼,也跟着坐起来。

“热不热?”林敬言问,顺手把空调调低了两度。

“还好。”他抓抓脸侧,有点痒。

“别挠。”林敬言把他的手拿开,凑上去看了看,“昨晚有蚊子?”

“有吗。”方锐闷声响了一会儿,“哎呀,不知道,困。”

“困就睡呗。”林敬言说,“不叫你。”

他走到床头柜边上,把驱蚊水拿过来,“先擦擦,要不要再睡会儿?”

“不行。”方锐接过来,抹抹脸,“要早起,不然又要晚睡。”

林敬言看着他,笑了:“这蚊子挺会找地方啊,靠脸吃饭呢。”

“怎么不咬你啊。”方锐悲愤地说。

“我是老年人。”林敬言进浴室刷牙,“蚊子都爱咬小朋友。”

 

方锐磨磨蹭蹭地跟进来。他这套房子不大,两室两厅,洗手间挺拥挤,也只有一个洗手台,两个成年男性在里面显得很局促,转身的闲余都没有。

“早上吃什么?”方锐问。

“你想吃什么?”

“可以出去吃吗?”

林敬言想了想:“可以。”

“哎,这么好。”方锐把他挤了牙膏的牙刷接过来,塞进嘴里。

林敬言极少外食,不健康,也不卫生。他自己做饭,颜色很漂亮,色香俱全,让人食指大动。然而味道……

是不能用“好吃”或者“不好吃”形容的范畴——他根本不加盐。

 

方锐还记得他第一次去林敬言家吃饭,那时候他大病初愈,本来嘴巴就淡,吃什么都没味道。当天的菜色也很清淡,方锐还以为是对方为了迁就自己而做的,有点不好意思。

“不是这样。”林敬言说,“我平时也这么吃,你不用在意。”

不仅清淡,还大多是素菜。

“18岁以上的成年人每天日常钠的摄入量不应该超过2200mg,相当于6g食盐。”那时候林敬言说,“现在的国民饮食普遍都超标。”

6g,平均到三餐每顿不到2g,再分到这么多道菜上……

果然是真的很淡啊!

方锐当然不能很直接地说他吃着没味儿,林敬言看出来他嫌淡,却故意不说话,自顾自吃着饭。他现在很少请人到家里吃饭,林敬言的交友范围很窄,大多数朋友来他家吃过一次后就再也不肯来了,这些年更是没有新朋友。

方锐真·食之无味地吃完了这顿晚饭,问林敬言:“谢谢你请我吃饭,下次我请你吃好吗?”

“我也不怎么在外面吃饭。”林敬言说。

方锐泪流满面地想,天啊,林医生好难追啊。

 

后来他吃习惯了,渐渐也能吃出食材的本来味道,才更喜欢这种不需要加盐或者其他调味掩盖的味道。有天中午在片场,给林敬言打电话。

“喂方锐,”林敬言看了一眼时间,笑着问,“什么事?”

“没事。”方锐说,“你吃饭了吗?”

“嗯,我也想你。”

“……”

好热啊片场好热,这个戏服太厚了,方锐掀掀领子,扇风。

“我吃过了。”林敬言说,“你呢,吃过了没?还在片场吗。”

“没怎么吃。”方锐说,“都太咸了,吃不下去。”

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清淡菜,发现平心而论,林敬言做菜是挺好吃的。只是没有做过那些重色重味的菜,也没有做过大鱼大肉。

“那怎么办。”林敬言又好气又好笑,“单独做行吗?”

“我还没那么大咖位呢。”方锐挑着筷子,“我要了一杯白水,吃之前涮涮……”

他把那片油麦菜从白水里挑出来,愤愤地说,“然后他们都嘲笑我像女人!”

林敬言笑出声了。

“你还笑,怪谁啊。”方锐理直气壮地指责道。

“好,怪我。”林敬言说,“涮涮也好,不过饭要按时吃。别东一顿西一顿的。”

“其实我快吃完了。”方锐嘿嘿一笑,“吃着无聊,跟你撒个娇,你还在医院吗?”

“对。”

“不要太辛苦啊。”方锐老神叨叨地说。

“会的。”林敬言应道。

他年底就要调离急诊科了,更加珍惜在这里的时光。

 

那时候寒冬腊月,一眨眼又是夏日炎炎,回到现在。

林敬言刷完牙漱口,问方锐:“想吃什么?”

“鸭血粉丝汤!”

“好。”林敬言说,“一会儿带你去。”

“还有鸭肠鸭舌鸭胗鸭肝。”方锐想了想,“你会不会觉得咸?”

“还好。”林敬言说,“我这口味是后天的。”

先天还是个南京人的口味,干吃盐水鸭都行。

“……”这都可以。方锐说,“原来你也是吃盐水鸭长大的啊,我还以为你从小就吃不加盐的蒸茄子呢。”

“是啊,你不知道我们南京叫三千世界鸭杀尽呢么。”林敬言洗干净手,擦干,“我先把衣服洗了再出门,你等我一会儿。”

 

林敬言把衣服丢进洗衣机,方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他。

以前都不知道,一个人能活得……这么讲究。比如洗衣服要早上洗而不是晚上,晚上没太阳,阴干不健康,容易滋生细菌。

那时候他吃膨化食品,林敬言说这样会早死。方锐在“眼前的零食”和“能多活二十年的远方”之间,险些选择了眼前的苟且,就听到林敬言悠悠地说:“到时候你六十岁就死了,我还能活到八十岁。”

方锐舔舔手指,把薯片放下了。心里又纠结又难过。

可是能多和这个人在一起二十年,这件事听起来,就和眼前的一切这样,真实又明亮。

 

林敬言把洗衣机开了,几件内衣搓了晾。出来的时候,看方锐规规矩矩地坐着,没歪着没躺着,笑了。

“走吧。”林敬言说,“去吃鸭血粉丝,吃完去超市买点东西,想吃什么?”

“好嘞。”方锐说,“可是我想吃的你都不给我做。”

“偶尔吃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咦?”方锐很吃惊地说,“你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

他只有心情很好才会做炸鸡翅炸小黄鱼这样的很不健康的菜。

不过现在和方锐住,也经常做糖醋排骨红烧肉这样的菜了。

毕竟生活嘛,不要总是强求清平。

“是啊。”林敬言说,“一早上睁眼就能看到你,心情挺好的。”


——


评论(28)
热度(1032)
© 一颗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